首页 欣儿 下章
第八章
 我吐起舌尖,俏皮地嘻笑。偶尔的小小淘气,会让我有得意的愉快心情。

 在他没见到的时候,偷偷地捣蛋一下,算是我的微弱反抗。反正,他不会知悉。殊不知,我的手机同时“滴滴。”的发出响音。

 突兀、意外,在无声的深夜令我心惊。是通讯软体,特别为了主人特定的专属提示音…【欣儿,又晚睡啦。】主人的头像跳动着。数个字的简短叙述,当下有如被轰雷电击,我整个人寒立起。

 唔唔!他…主人,怎么可能会知道我还没睡呢?不可能,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这应该是他故意试探我的…对,故意引我上钩!【我知道你在线上,回我话。】又是头像闪烁,戳破我假装睡觉的谎言,【我只说这一次,快回话。不然,你就等着倒楣,被我狠狠收拾。】指尖恐惧地抖嗦,却不敢不听从的急忙回应着:【主人…欣儿在。】

 【我就知道,你又晚睡了。】字字诛心,宛若主人当面对我的严厉训斥,把文字转化成音符,带着他语调节奏,直视我阐述。

 【对不起,主人。欣儿,不是故意的…】我支支吾吾回复。【我知道,你肯定心情不好,才会晚睡。今天,你男友放你鸽子多久?后来有去接你吗?】主人道出他的担忧,就算已是深夜,仍没忘记。

 【有的,没事的,主人。】我赶紧汇报,暖意淌入心。马上,我模糊话题,为了不想被继续深入询问。内心有着不寻常的疙瘩,大概是不愿意用此时的模样,来面对自己心爱的主人。

 毕竟,我刚跟男友做完,保持着体。尽管有穿内,是为了防止出。

 本质上,依旧是放松惬意的懒散样子。我的观点上,在主子面前就要优雅乖巧且全神专注,非现在这般没大没小。

 【主人,您怎么还没睡呢?】通常这个时段,他都是睡中,难得会清醒与我聊天回应。

 因为,我清楚主人必须早起,每天都是早晨五点半钟。几秒后,手机就出现解答:【起上个厕所,就问问看。果然,我的直觉是正确的。】【主人,对不起嘛…欣儿,不敢了。】这段打完,还加个泪眼汪汪的表情符号,深怕他动怒生气。

 要知道,主人对我的身体状况非常重视。为此还立了几项规范要点,强制我要乖乖遵守。

 例如,每天的喝水量、排便次数,作息时间之类的。倘若我违反不听话,就是重刑伺候,决不宽贷。

 记得第一次犯错时,被主人暴地双手双脚四马捆绑,全身光溜溜地在客厅,戴上真皮头套跟橡胶口球,身处漆黑中被放置半小时。

 才发现冷落无视是最残酷的责罚。什么都做不到,也什么都无法做,只剩血动,告诉我被主人处刑。

 哪怕整个过程我哀号悲鸣,动挣扎,也没换来他的一声理会。且处于黑暗的封闭五官,绝对是对人的苦刑折磨。

 尤其是,我患有轻度忧郁症,状况时好时坏,对于独自漆黑的世界格外敏锐惧怕,讨厌一个人的孤寂。

 下场,便是我大哭崩溃,直到时间结束,才被主人给解开安抚。整个过程,被摄影机收录,在主人对我的调教纪实里。印象深刻,不敢忘怀。当时还暗自立下誓言,绝对不会再犯错。

 可想而知,我的誓言很快就破除。后续的每次犯错,主人惩罚的力度逐渐累积。

 有封闭知觉感官、有疼痛教训,亦有羞责罚。前次上刑,是鞭打三十下,嗯…各个部位加起来共三十下。

 有房、大腿、背部、股、部,惨哭得淅沥哗啦。幸好我的体质不太会留疤痕,三天后就消散。这“幸福又痛苦。”的纹路,总让我一喜一忧。喜是不会被人察觉,忧是主人刻印的成果,太快就不见。

 等了一会儿,主人答覆:【现在,快去睡。】我悬在半空中的心悄悄地落下,看起来应该是逃过一劫了…【是,主人。】我打蛇随上地秒回。【周六,我们见面吧。直接到小窝,我在那边等你。要过来之前,打电话告诉我。】

 呜呜…【好了伤痕忘了痛,欠收拾的丫头。】主人的最后一句,我就知道在劫难逃。

 躲的过初一,避不了十五,还不如乖乖认罚,免得惩处加重。【主人…】恐惧弥漫,却不敢又第二句话。满腔的委屈,让我眼泪凝聚在眼眶,随时都会滴下。

 【有任何问题或不妥,直接说。】他照惯例问出这句,【如果没有,就给我乖乖过来,听到没?】【是的,主人。】我默默地打完这句。手机放下,躺在上,闭起眼睛。

 主人的命令漂浮在脑中,莫名的恐惧凝结成乌云,闪着电光,蓄势待发。

 这次,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处罚。念头一转,则有欣喜的种子冒出绿枝芽,从心田里破土,朝天向上。

 天堂跟地狱的徘徊,一念之间。就算是处罚,也是我最爱的调教,而且还能跟主人见面。

 唔…好期待周六快点到来啊!然而,有时候命运真的爱捉弄人。才跟主人约定好见面的时间,他就马上被公司派出国去公干。

 连跟招呼都只是简短的讯息告知,说周五才回国,便匆匆忙忙地搭乘飞机外出。

 我略感寂寞委屈,又莫可奈何。主人的工作就这样,时常不会顺心如意。

 上头代任务,立即便要执行。再来,我也跟男友纠纷吵闹,还是那个老问题。

 朋友跟女友,不知道他到底是重视哪个?连续两天,打牌到深夜两三点,还非带着我出席,又把我晾在一旁当观众,顾着自己快乐。

 等到剩我们两人时,就是新仇旧恨一起算。争吵、冷战、斗嘴、嘲讽,只差没有动手翻桌子,箭拔孥张。

 心烦意,感觉许久没发作的病症蠢蠢动时,我接到噩耗。周三,我下午在教室上课的时候,突然收到一封来自家里的讯息,是妈妈请我回家一趟,说发生大事,需要我协助帮忙。

 立马,我赶紧回电至妈妈,才得知是爸爸的身体出毛病,进医院检查,可能需要住院观察一阵子。

 妈妈的转述,似乎是关于心血管疾病,攸关心脏的大动脉,光听我就不寒而栗,慌张失措,一颗心提在嗓子眼,难受万分。

 因此,她希望我先回家来帮忙,可能要一段时期。于是乎,担心爸爸情况的我,一下课就先到系上办理请假的手续,跟导师告报自己的情况,还连络男友到我宿舍,帮忙收拾行李家当,送我去高铁站,搭乘当次的车班,心急如焚地返乡。

 直到上车厢,我才赫然地想起主人及跟他的约定。心中盘算一下,考虑是否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说了,也于事无补;不说,他肯定担心。

 而且,主人还在国外,根本就联系不上。等他看到我的讯息时,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

 握起手机,心思左右徘徊。情绪忽然打结,莫名的凄凉茫然…倘若,爸爸的病情严重的话,是不是就需要有人专属照顾呢?仅靠妈妈独自一个人,肯定是无法支撑的。

 到时候,自己也是会主动照料。那么,意味着要离开学校、暂离让我心醉的地方,重返家里,直到父亲的身体稳定…换句话说,我跟主人,就要分离…不要…我不要!

 平稳的情绪波涛汹涌地掀起,忧郁的疾病暗,突如其来地上我的灵魂跟身躯,连耳朵都好似听到悲哀的凄鸣,眼睛浮现出许多别离的场景。

 我难过地大哭起来,惊吓隔壁的乘客,搞得他无奈又尴尬。直视手机,便注意到高铁的快速运驶下,简单的电话都很难拨通,更不用说网路的联系,根本发不出去。

 心灰意冷,恐惧弥漫,满脑子负面情绪垄罩的我,神差鬼使下便对主人留下一段话,寄到他专属的信箱:

 “主人,欣儿有事想要汇报。其实,可以不用和主人说。可是,我不想有事情瞒着主人。

 主人知道的,欣儿的老家距离学校很远,就算是搭乘高铁,亦需要半天的时间。

 而且,网路通讯也不太方便。然今天下午,欣儿接到妈妈的紧急来电,说家里有点事情…嗯,是关于爸爸的身体,似乎出了大毛病。

 欣儿心里很恐惧,害怕无比,忧虑着爸爸的身体,很担心是严重的疾病。

 因此,急急忙忙地整顿行囊,直接请男友送我到车站赶回去。尽管,很想主人回国时去接机的,却…担忧着爸爸…

 本来是想马上跟主人说的,可是偏偏碰到这样情况。主人不在国内,不知何时才能联系。

 再者高铁上,电话跟讯息都拨不出去,无能为力。主人…主人…主人…欣儿…是不是…很自私呢?只顾自己事情,没去考虑主人的心情…明明跟主人约定好要见面,又二话不说就跑回家里。

 欣儿怎么会这样啊…这样的我,真的有存在主人身边的意义?主人,还会要欣儿吗?

 跟了主人这么久,却总是给主人带来麻烦,烦恼,总是让主人随时惦记着自己…

 主人说过,不准欣儿离开,欣儿也舍不得主人…可是,欣儿如果一走就是大半年的话,不知道主人是不是愿意接受这样自私的自己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变成主人最讨厌的那种人。

 主人,欣儿很想陪在您身边,尤其是这样孤寂无助的时候,很想被您给拥抱安抚。

 不过,欣儿心里真的很难过跟惶恐…所以请原谅一次欣儿淘气,不辞而别…

 主人,会生欣儿的气吗?如果主人生气,欣儿也会乖乖认罚,随便主人处置…就算是灌肠、毒打,或是什么的,都会乖乖听话服从。

 如果主人想赶欣儿走,欣儿也接受…主人要是还愿意欣儿陪在主人身边,欣儿会依然乖乖窝在主人身边,赖着主人…

 回到家,父母在旁边,不能总开着手机聊天。但是,欣儿绝对不会消失的,我保证!

 主人,会想欣儿吗?欣儿会很想主人,真的…请原谅这个周末无法到小窝乖乖受罚。

 主人要是觉得欣儿不在时间有点长…想不要欣儿,欣儿也会乖乖走开,不来纠主人了…主人,欣儿只是怕…怕主人会不要欣儿,怕主人对欣儿的感觉淡了,怕主人会接受别的女孩子的靠近和示好…很怕…好怕…不想离开主人…欣儿在…真的好想一直陪着主人,想给主人带来欣儿的温暖,想做主人的开心果、解语花…

 “写着这篇看似诀别的信件,但实际是我内心的坦白思念,泪水滚滚而下,彷佛失去支柱,内心空白了好一大块。

 总觉得即将被主人给抛弃,成为一只的野狗。语无伦次,没有逻辑,无声地啜泣,随着车厢的乘客越来越少,也未曾停止。

 下了站,见到妈妈来接我。满腹的情绪全数倾吐,大哭在妈妈的怀抱。

 “妈妈…呜…呜呜…”“没事的,乖。宝贝,没事的。”她拍拍我的背,安抚关爱地说:“你爸爸的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小毛病,已经不用太担心。”妈妈以为我是为了爸爸而哭泣,不住地柔声安抚。

 但事实上…更多的是因为主人。方才寄出信件后,我的忧郁症爆发释放,把所有累积内心底层的污泥,染黑湖水,脏浊不堪。

 我,不想跟主人分离…我,不想跟主人分离…我,不想跟主人分离…哭得越大声,回家的车上都在落泪不停。进了家门,入眼帘的正是爸爸在客厅看电视,喝着冰镇的啤酒。

 啥!?不是说心脏有毛病,要住院观察吗?怎么…还在家里看电视喝啤酒啊!

 “琪琪,你回来啦?”见到我出现,爸爸连忙过来接。嘘寒问暖,还主动帮我提起行李回房“来,爸爸帮你拿。”

 “妈妈…?”我转头回望妈妈,想获得解答。她掩着嘴,半笑着说:“你爸爸真的没事,不是刚刚有跟你说吗?你就是一直哭、一直哭,完全不相信妈妈说的话,哭肿眼睛像只小花猫。”

 呃…这时,爸爸也走出来,接话说:“就是前段时间酒喝多,太少运动,所以放假跟妈妈去户外稍微的烈运动,就感觉心脏衰弱,呼吸不过气。

 赶紧跑去医院详细检查,结果医生要我注意饮食就好。”是…纯粹想看我笑话吗?脸颊一红,嘟着嘴跑回房间,不忘嚷嚷:“妈妈跟爸爸都是坏蛋。”事件的结果,便是我一厢情愿地负面情感,操控我的理智,导致错误又直觉的判断行为,转变成黑色闹剧,可笑无比。

 本打算隔天就回学校,但碍于父母的央求,告诉我既然都请假了,何不多休息几天才回去。

 眼见他们软言软语的拜托,加上放下心中大石的松懈,我只能乖乖听命。

 …不过,当个大小姐有家人伺候,真的。相反的,在家里就是随时被两老监视着,不能随心所地玩手机。另外,网路也不是很稳,常常没有讯号,时有时断,发个讯息都是困难,更是没得玩。

 然后,跟自己男友通电话,两人也都在一旁装作没事的窃听,不到五分钟,就出不悦厌恶的神情,摆明就是对他不顺眼。

 还有最重要的,想要跟主人禀报自己现况时,妈妈或爸爸便马上督访,害我根本就不敢打电话。

 甚至夜里入睡,妈妈也会跑来跟我一起,搞得我连隐私也没有。呜呜…主人…奴儿,奴儿真的不是故意的…心中焦虑万分,不知道主人看到自己一时糊涂的失心风杰作,会是怎样的表情呢?微笑、冷漠、发怒,亦或是残酷。光想像,就恐惧颤栗。浑身上下所有曾被他打过的地方,皆跟着生疼发烫。  m.bAwaNgxs.Com
上章 欣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