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欣儿 下章
第九章
 回忆着主人下重手的情况,那力道真是不敢恭维,简直就是往死里打,躲也躲不掉。

 无奈的是,连撤回或是删除也无法做到,那封信就躺在主人的信箱中…随后,我就理解到父母的紧迫盯人,原来不是因为思念我,而是有另外一层的深意。

 两人也跟我一样发神经,擅自替我决定关于终生大事的相关事宜。三天后,周六。这天,原本是我跟主人见面的日子。

 不过,因为这场意外的契机,错失主人对我的调教盛礼。进而,成为爸妈替我安排好的──相亲。

 怪不得,他们会用如此鳖脚的方式要我请假回家,竟然是别有隐情。不仅如此,还是两场的相亲。今天是妈妈朋友的儿子,明天则是爸爸同事的儿子,是深怕我嫁不出去吗?

 …我才没有这么廉价呢!而且,我有男友!拗不过两老的坚持,还威胁说要制裁我的经济,只能默默地听话出席。

 最起码,给他们一点面子。今天,相约的地点是义大利面餐厅,算是我家附近小有名气的约会圣地。

 对方,是个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油小生,白白净净。顶着一头韩式的流行发型,铁灰色t,贴身黑色长,跟一双timberland的褐色短靴,走在时尚的前端,初次印象很好。

 然经过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我才知道这男生是传统商店的第二代,目前已经接班家族业务,每天都在自家店面勤奋的工作。

 从谈吐跟习惯,能知道他很务实跟谨慎,言语间也算幽默风趣,很自然地就多聊几句。

 赫然发现,他说他居然单身多年,实在讶异。沟通了一阵子后,才理解真正的原因。

 这时,主餐吃完,品尝饭后甜点,我随口地提起:“喏,你对婚姻,有什么看法呢?”

 毕竟,相亲这档事,势必要讨论这样的话题,才方便事后跟家人代,算是完结这活动。

 仅见他喝着杯子中的苏打凉饮,准备妥当地直觉回答:“当然是想找个能跟我共同经营自家店的伴侣,可以一起打拼事业。

 完全按照我们的时间作息,刻苦耐劳的女。不过,这样的人很难找的…我们家族的事业,说白了很辛苦。”…你也知道很辛苦呀…方才听他讲述自己平时的作息,加上现在的答案后,我就知道这男人没有女朋友会单身多年的原因。

 就是想找个廉价的劳工而已…现代的女生,就算会去协助经营先生的事业,也要相对获取合理的报酬。

 不过刚听这男人的说法,他自己都不支薪水,怎么可能会给自己的老婆薪水呢?结论就是老婆娶进门,马上从掌心公主便成仙度蕾拉。

 白痴,才会这么想不开,哼哼。第一场相亲的结束后,我对于明天的那场也跟着兴致缺缺。晚上就是窝在沙发上,边看着电视,边应付着妈妈的问东问西。

 反而是爸爸兴致,不停地支持他同事的儿子,说有多好,就有多好。

 隔天,则是约在一间吃茶厅。中式的木头装潢,中低价位的饮品,成功地吸引年轻族群,生意火爆,座无虚席。

 跟昨天的油小生截然相反的类型。不长不短的头发、框眼镜,穿着整齐的西装衬衣,活是高知识份子的版模,高冷严谨。

 尽管跟这家店的摆设格格不入,却显得突兀、伫立在人群中。点了两杯饮料,我们开始自我介绍。

 当然,我们事先就从各自的父母得知一些基本情况,也比较容易深入话题。

 律师、精英、生活白痴,就是我对这男生在聊天之后的总结。从起先论求学的经历、到后续工作的情形,一帆风顺的人生,像是没有遇到任何的挫折。

 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亦是侃侃而谈,讲得有条有理、头头是道,打造着一张完美的大饼。

 然而,我就针对某些私下的问题,对他提出。像是:“平时,你在家有干家务吗?”

 “求学时,有曾自己煮饭吗?”“除工作上的,你平时的休闲运动呢?”答案都是…没有!一个生活上毫无乐趣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可以终其一生相互依赖的伴侣情人啊!就算钱赚的多,又有啥用!再者,我也能够自己去赚钱,何须靠男人来包养。

 连家务都不会做,煮饭填肚子也不行,更没有稳定的休闲运动,只会上网打游戏,比我男友还不如。

 至此,这男人也被我打。谢谢,不用联络。结果该是我美好的周末,就被这两个莫名奇妙的男人给毁掉。导致我相亲结束回家后,没有给我父母好脸色看。

 尽管他们很努力地想事后讨好我,亦毫无用处。五天后,父母才依依不舍地放我回学校去…

 ----

 少了两老的紧迫盯人后,才终于有私人的时间,能连网检视手机内,失踪近十天累积的大量留言。

 通讯软体一连串的字数,我看了头皮发麻。平时没什么注意这方面的我,才惊觉自己的人气居然这么旺。

 有网友、同学、闺蜜,男友…嗯,当然有主人。唔…尤其是主人的讯息框,累积超过百封的纪录,打从我回家的当天,他就得知这个资讯,不断地打语音电话、文字留言,到昨晚为止。

 从起先的不解、愤怒,后来的平稳,再来是劝,渐渐地转成温柔的关心。

 “发生了什么事?看到讯息回答我!”“怎么都没有回我话,是没有网路吗!”

 “不方便接电话?好歹也留话给我吧。”

 “还好吗?没事吧?”“嗯,想你了。”一条一条看下来,我坐如针毡,胆颤心惊。

 越是平和的口气,就知道主人快气到不行。将愤怒沉埋在心湖,水温滚烫不已,汹涌难平。

 如果一旦爆发,后果可真是不敢想像。颤抖地拨通主人的电话号码,心脏快要跳出来。

 不知道接通之后,该跟主人说些什么才好呢?道歉、求饶,还是撒娇…

 不管哪个,我都觉得最终的下场是悲惨地。还好,所有的留言里,都没有提到关于那封告别信内容,真是万分庆幸,可喜可乐。

 “喂,你好。”不管何时打给主人,皆是这对语。平平淡淡,油盐不进。有时候,真不知道主人是否有把我的号码输入进去手机里。

 不然,为何每次打给他都这么生疏,有种陌生人的隔阂,听不出喜怒哀乐,我有点伤心。

 “主人,是我…”我小心翼翼地试探说。

 “我知道是你。”沉默两三秒后,好似调整情绪跟语气,主人才又回话说:“爸爸的身体,如何?”简单的几个字,就透出他看过那封信。因为…这十天在家期间,我没有告知主人关于父亲生病的消息。不仅他,应该是男友以外,没人知道。

 唯一的突破点,便是那封信。呜呜…他还是看了…

 “没事,主人。”我紧张地直发抖“欣儿的爸爸…没大碍…其医院检查之后,已经回家了…”

 接着,我叙述关于父亲的身体状况,还有被父母要求回家的真实目的,包含相亲的详细情形,在月台等车的期间,一五一十的慢慢倾诉着,没有任何保留地报备。

 “原来如此,真是难为你了。”听完我的坦白,主人表示理解与感同身受“相亲这档事,应该让你很困扰吧?”

 随后,他也稍微讲述起自己当年被家人强迫相亲的回忆与心得,分享给我知悉。

 跟我遇到的模式差不多,如出一辙。尽管相差五、六年,模式仍是差不多…

 “嗯呀…烦死人呢。而且,碍于家里的因素,还无法拒绝不出席。”我满腹委屈,讨拍地说:“跟主人说呀,这两个男的,没一个是能够结婚的对象。

 一个只想找女佣,一个是妈宝,简直是灾难。”

 “也是…毕竟才见面吃饭,又没有认真相处,怎么能托付终生?”

 主人略显感叹,一副过来人的口吻:“人与人就是要长时间相处,彼此磨合,才能真正长久走下去。

 婚姻,不仅仅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顿时,我想起闺蜜芬妮提过她对“婚姻。”的独特见解──被包裹在甜美的糖衣,勾勒光鲜的愿景,却不知道婚后的滋味,究竟是酸甜苦辣?该怎么去维持,如何长久,仅有结婚后的人,才会理解婚姻的意涵。

 听完这句话,我忐忑不安地问起:“那,欣儿能跟着主人维持这关系,长久下去吗?”

 想到以后自己还有婚姻的枷锁,就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为何不?”他一副理所当然地说“你不离,我不弃,只要不踏触彼此的底线跟日常生活,必然就会持续下去啊。还是说,你不乐意?”主人…他的言语,说的我眼泪又出来。不是难过,是感动。每当我胡思想的时候,主人就能如此轻而易举地安抚我。

 “没有…奴儿心甘情愿,赖着主人一辈子。”我发自内心地说。

 “傻丫头,记得你这句话。”主人话锋一转“下次再写那样的玩意,我保证会得你这一生忘不掉。”

 呜呜…他还是很在意这件事情啊!

 “是的,主人。奴儿…不敢了…”我唯唯喏喏地求饶“…主人,饶了奴儿吧…”

 “哼,谅你没有下次。”主人冷哼一声,凉风飕飕。接着,又问:“所以,你现在是要搭车回来啰?“是…大约晚上七点到车站。”我看着手中的车票,回答说:“主人请您放心,欣儿会搭计程车回去的。”本来是要请男友来接送,然而他依旧是朋友重过于女友。

 稍早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正处外地逍遥,不在住家。远水救不了近火,仅能靠自己。

 反正…我一开始就没指望他。他的友广阔,又不是我能锢的。

 “不用,我去接你。到站后,打给我。”主人很坚持,不容许我有任何反对的意见“闭上嘴,别有其他说词。今天晚上,你不用回宿舍了。”啥?!第一次,听见主人这样说…半天的车程,我如愿地回到这个醉心沉的都市。

 霎时间,觉得眼前的繁荣夜景,彷若我的闪闪烁烁。过往讨厌的黑夜垄罩,竟看起来有些蒙胧美晕。

 呼吸着略显污浊脏空气,品嗅着熟悉的味道。心里的踏实,填补我所有空虚的细胞。  M.BaWAnGXS.cOM
上章 欣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