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佛洛伊德照相馆 下章
第七章
 凯瑟琳被这火热的华一烫,大腿突然地绷直了,将女儿死死搂在怀里,部却剧烈地扭动着,身体顿时毫无预备地达到了高

 不知道是被烈地动作,还是高感的身体所致,乔儿在一瞬间,和她的母亲同时达到了快乐的巅峰,口中不知道是喃喃自语着什么,小中涌出又一阵的热,将已经浸单弄得更加濡

 这场暴风骤雨般地爱后,约瑟夫命令凯瑟琳和乔儿用舌头为自己和互相之间清洁了身体,又令她们在清醒时对催眠的过程失去记忆。

 为了之后的快乐生活,约瑟夫对乔儿下达了更多的指令,令乔儿视自己为新男友,经常对约瑟夫感到饥渴而找他发

 他决定将这具美好的女体培养成自己的专属奴隶。此后,约瑟夫在乔儿催眠的情况下,为她拍摄了所向往的艺术照片,乔儿在催眠中显出了无穷的感魅力,只是灯光掩饰住了她呆滞的眼神和略显僵硬的表情。

 不过,乔儿和她的母情醒来后仍然对她的照片赞不绝口,对约瑟夫平添许多的好感。游戏就这么继续着…傍晚时分,路边一家小小的照相馆里,回着令人耳情五月天跳的息声。

 如果此时有人不小心闯进这家小店,就在里间发现一对纠在一起的雪白体。女体匀称修长,一头火红的短发显示出青春的活力,但此情此景下,这体更多地散发出糜的气息。

 这个年轻女孩跨坐在一名男子的身上,上下耸动着身体,起伏间可以看到大的男在她的壶中进进出出,不时带出大量的白色体。

 女孩的动作烈而富有节奏感,坚房随之在甩动,在空中划出惊的曲线。她的双眼紧闭小口微张,鲜红的香舌时而轻着嘴,用毫无意义的呢喃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啊…好深…啊…撞到花心了…”“不要…不要…”“啊…主人好…我要死了…我要飞了…”女孩倏地加大了动作的幅度,呻声越发响亮。

 在几个快速的起伏后,女孩便停止摇动自己的股,如同了气的皮球般趴在了男人身上,嘴里发出了类似哭泣的声音,搐着达到了高

 但男人没有就这样放过她,他抬起女孩的股,部开始大力地向上撞击,一次又一次地将如同打桩机般地顶入女孩小的最深处。

 女孩像一片小舟,在男人的撞击下摇摆着,在无边的海中颠簸着。她似乎又开始感觉到自己要颠覆在这快中,嘴里重新发出咿咿呀呀的呻,丧失力气的身体又开始合男人。

 “主人,啊…干死我吧…”女孩的身体被调教得相当感,不多时又紧紧地搂住了那个男人,一双玉腿伸直又蜷曲、蜷曲又伸直,再次攀上了顶峰。

 男人这次感受到了她的悸动,低吼一声,部一抬,双手握住女孩的部向下一沉,将顶住女孩的花心,突突地将积蓄已久的毫无保留地入女孩子内。

 此番风雨过后,男女的情略为平息了一些,女孩还是腻歪在男人的上面不肯下身。一边恋恋不舍地用手指划弄男人的膛,一边撒娇说:“主人,你越来越了,乔儿刚才差点死掉呢。”

 “呵呵,乔儿,你的上功夫才长了不少呢,这?快就让主人出来了。以后要喂不你了,还得为你多找两个男人了。”说话的赫然是约瑟夫,趴在他口的便是乔儿了。

 “主人,你又取笑我。还不是你惹得,我好几天没看到你了,脑子里都是你的坏家伙,讨厌死了,都没法子读书。”

 “那你有没有自己靠手解决呢?”“当然没有,没有经过主人允许,我怎?可以自。我的身体都是主人的,连我自己都不可处分。”

 乔儿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番话,对自己奴隶的身份已经相当认可。自从约瑟夫尝试过乔儿的身体后,便恋上了这具青春的身体,想把乔儿调教成自己的专属奴隶了。

 经过多次的催眠灌输和爱调教,乔儿在内心里已经把他认作为主人,把服侍他作为人生唯一的目标和快乐了。

 在人前乔儿还是把约瑟夫当作男朋友对待,但没有人的时候,乔儿就会下所有的衣服,戴上象征奴隶的拘束环,用身体取悦自己的主人。

 几次之后,约瑟夫都弄不清楚,乔儿究竟是因为催眠,还是因为对的渴望而臣服于自己了。现在,他甚至不用动用暗示,就可以命令乔儿做出各种羞的事情。

 “对了,我这次找主人,是凯瑟琳母狗让我来的,她希望主人能帮我家拍一张全家照片”在约瑟夫的要求下,乔儿对她母亲的称呼都发生了改变。不过,在游戏中,约瑟夫还是更喜欢她叫凯瑟琳为“妈妈”的。

 “是?,”约瑟夫思考了一阵“听说你还有个妹妹,跟我说说她吧。”约瑟夫嘴上说着,手里却不停歇,开始在乔儿身上游走,仍然停在乔儿小里的分身逐渐觉醒过来。

 “讨厌,怎?又来欺负我。就不告诉你!”话虽如此,乔儿却低下头,舐起了约瑟夫的膛,一场大战又揭开了序幕…***

 几天后,约瑟夫扛着大大小小的摄影器材,顺着小路穿过了一片裁剪得体的草地,来到了一幢两层白色建筑的门前。他四周观望,嘟囔了一句“真是不错的房子。”然后按下了门铃。

 “来啦。”没过一分钟,门就打开了。一位盛装的贵妇笑盈盈地站在了约瑟夫面前,不是别人正是凯瑟琳。

 尽管约瑟夫最近见过她许多次,也曾经看过摸过玩过她的每一寸隐秘的肌肤,但是,当凯瑟琳穿上晚礼服,画上精致的妆容,戴上贵重的首饰的时候,那雍容华贵的成风韵,还是足以使约瑟夫窒息。

 凯瑟琳看着面前的小伙子张开了口,呆呆望着自己,内心不觉产生稍许自豪。她灿然一笑,说:“约瑟夫,你来了?,你。”

 约瑟夫方才回过神来“是的,凯瑟琳夫人,我想早点看一下您的家人。”说着,他放低目光,往凯瑟琳口深深的沟中一探,又是一下恍神,不由地回忆起这对豪的触感和弹

 凯瑟琳面对他无理的目光,惊奇地发现自己没有生气,而是感到一阵莫名地兴奋,仿佛自己赤身体地暴在了这个小辈面前,下身竟然有些轻微地瘙

 脸上不有些泛红,嗔道:“那你不进来,站在门口做什?,送牛?”约瑟夫暗笑,我不知道送给您多少牛,您都忘了?举步走进凯瑟琳的家中,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

 “你坐一下,我去把我的家人都叫出来。”凯瑟琳说罢,漫步向楼上走去。趁此机会,约瑟夫打量一下房屋。显然,凯瑟琳和她的丈夫都是富有而讲究生活质量的人。

 客厅刷成温馨的淡黄,地上铺着菱状图案的厚地毯,踩上去十分舒适,所有家具都是古朴而简约,与整体的装修相当地符合,既不显得过分奢侈,也能彰显出主人的品味。

 不多时,凯瑟琳便领着两个人走下楼来。一个是乔儿,另一个则是一名中年男人。凯瑟琳介绍说:“这位是我丈夫,他姓斯通。这位是约瑟夫,他的摄影技术很不错。”

 两人握过手之后,凯瑟琳朝楼上大声喊着:“杰西卡,快下来。摄影师先生都来了。”“妈咪,你不要总是这?催我,我就下来了。”

 伴随着叫喊,楼上探出一个脑袋,约瑟夫抬头望去,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楼上的女孩长得跟凯瑟琳几乎一模一样:金发碧眼、小巧的鼻子、满突出的双,尤其是那勾魂的双眼,和凯瑟琳看人的感觉完全相同。

 若要说有些差别,则是那女孩脸部有点婴儿肥,略显一些稚气;凯瑟琳的脸型也十分圆润,但却是岁月赋予她的优雅曲线,与女孩浑然天成的可爱圆脸有所不同。

 好一对母女花啊,让人忍不住要去采撷。凯瑟琳斥责道:“怎?还没有换衣服,让人等着多失礼。快换上妈咪为你选的礼服。”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杰西卡满不在乎地走了回去。凯瑟琳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请先等一下,喝杯茶好?”

 话音刚落,只见乔儿托着一个茶盘从厨房走了出来,分别递给在场每个人一杯红茶,当递给约瑟夫时,乔儿的眼睛闪烁了一下,递茶的手有意无意地触碰了约瑟夫的指尖。

 她今天也穿着肩的黑色晚礼服,戴上了耳环和水晶项链,完全看不到平时的活泼顽皮,倒是像个小妇人似的,多了许多妩媚。

 因为杰西卡迟迟没有下楼,约瑟夫和斯通一家人边喝茶边聊天,了解到了凯瑟琳家的一些情况,其中大多数他早从乔儿口中知道了。

 原来凯瑟琳很小时,便放弃大学的学业,跟斯通先生在一起,很快生下了乔儿。之后不久,凯瑟琳又重回大学,完成了大学课程后,回到家中生下了杰西卡。

 待到孩子长成一些,凯瑟琳开始出去工作,仅仅是因为兴趣。斯通先生是一家上市网络公司的技术工程师,属于开国功臣,享受有公司的股份和每年大量分红。

 他是一名不苟言笑的人,略微有些秃顶,身体不高但是强壮,可以看出经常锻炼身体的痕迹。他应该很爱自己的家人,但看上去更愿意为工作放弃一切。杰西卡在楼上磨磨蹭蹭地,又经过凯瑟琳多次催促,才姗姗下楼。

 她大约只有十岁,是个可爱的小天使。若是近近地细看,她与母亲还是很有些不同,她在外的皮肤光滑细亮,完全看不到任何岁月的痕迹,犹如新生儿般纯净。

 她的手脚相当地纤瘦,尤其是玉石的小手指让人忍不住想要含在嘴里品尝;她的脸上写着青春期的叛逆两个字,对一切都是这?满不在乎又不耐烦。

 她身着与乔儿类似的黑色晚礼服,衣服显得过于成,更加衬托得她天真无,好像是穿上了不合身衣服的洋娃娃。乔儿也递给了她一杯红茶,夸赞道:“杰西卡,你真漂亮。”

 姐妹俩的感情,似乎没有受到青春期的影响,杰西卡也高兴地回夸着自己的姐姐。“那?约瑟夫,我想,可以开始摄影了?”凯瑟琳问道。“当然可以,这张大沙发就很不错。您和斯通先生可以坐在当中,您的两个女儿可以坐在两边。”  m.bAwaNgxs.Com
上章 佛洛伊德照相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