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送老婆出嫁 下章
第七章
  就说时间从不会停下脚步,会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占领子。过了廿天,唐怩显得比我更烦燥,因为她的mc竟然迟了。

 又等了一星期,还是没来。我们不想面对,但验孕证实,她怀孕了!还真让我措手不及。

 第一大事,是想知道孩子是谁的?不知谁当爸爸?但唐怩已经确定是妈妈,她舍不得拿掉孩子。

 保罗做一次,当晚我就她二次,接下来连着十天。我有自信。所以睁一眼闭一眼的过,直到了三个月找大医院做胚胎dna检测后,医生说:“你先生不是小孩的父亲!”

 天空传来乌鸦的叫声,抬头看,牠停在医院的十字架上,听哑重复的嘎…嘎…嘎…我心里也有乌鸦在叫。

 回程途中,她看着窗外不发一语,不知在想什么,就像失了魂一样,我也是,只有轮胎的轰隆声。

 一会儿唐怩,终于忍受不住轻轻的涰泣起来,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幸福的世界刹那之间全了。

 如果孩子是我的,这时候肯定洋溢幸福,在构思任重道远的养育责任。

 而今,我却面临决泽,有许多善后工作需要我去处理。我不是人,是恶鬼!恶鬼的守则,是残杀。除外,我无法思考出最好的处理方式。

 第一夜,我们夫不知时间是怎么过,等唐怩决定要坦然面时,已经天亮了。

 阳光依旧从落地窗洒进了温馨的卧房中,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平常,但是唐怩的肚子,每一分每一秒都悄然在变化。

 这不是小说,无法再回到过去。未来最头大的,就是生出一个黑娃娃,怎报户口?保罗很负责,说要安排她回非洲待产,将来孩子不论跟谁住,他都会支付这孩子的教养费。

 查了查规定,要去非洲居留生孩子,没想的那么简单。所以唐怩得嫁入非洲,才才能取得居留权。

 幸福的家,就得暂时熄灯,这对于我和唐怩来说,真的很痛。办妥离婚后,才知道过去没有好好珍惜,我们没有相互责怪,我也没有嫌弃她,反而觉得她在我的心中很重要。

 那有老公要送老婆出嫁的?唐怩死也不肯离开我,我也是。保罗倒很大方,和他女朋友katy(凯蒂)商量后,先让凯蒂和我在台湾登记结婚,以,想互保证,计画四个人一起回去非洲,直到孩子生下来,再商量下一步。

 登记结婚时,是我第二次看到凯蒂,她和老婆同年,没有黑到像木炭,感觉像光浴做过头了。

 但她的身材,真美!讲话时厚小口里,出粉红尖尖的舌头,想必下面也是。

 她笑起来,牙齿超白超闪亮。奇怪!她怎这么乖巧,被当质押品,都不会生气?

 想到结婚后,先叫她用那感的小嘴帮我吹喇叭,我硬了。边生,她男朋友大我老婆的肚子,我他女友,公平!

 ----

 办妥结婚后,凯蒂不归我,而是和保罗先回非洲去张罗房子。

 我花光积蓄,自己买一张机票;唐怩母凭子贵,当然是保罗出的钱。去非洲选在杜拜转机,我们想在杜拜停留三天,算是老婆出嫁前的另类旅行。

 途程我是沉默的,从都市离开,感觉老婆也要从我身上离开。我不知要用什么角色和她交谈,是老公?还是陪嫁?但就像蚂蚁一样,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确定彼此的爱还在,与此行的下一目的。

 唐怩和我不同,异国风情让她忘了要出嫁,她的粉丝贴出祝贺图,全是黑黑的长!老婆看了笑着回:不就是出国旅行,我不会把忠贞带在身上,会尽情享受滴啦!

 在杜拜调整心态后,我们飞往衣索比亚。我俩肩膀紧挨着,我装若无其事,在想怎么善后黑小孩,她却睡着了!

 我打开笔电写我的小说,不知何时,天空微微泛紫,接着清晨的光破云而出,被靠着的肩膀,感觉她就要滑落,我伸手接住,把唐怩抱在怀里。

 “老婆!我会记得你身上的味道!别忘了我,知道吗?”她没有回答,还在睡。

 各位旅客!这是机长广播:我们即将降落亚的斯亚贝巴机场,当地气温是四十五度。

 现在请关闭所有电子产品,如果看到野生动物,请勿紧张。我把老婆出嫁这一章,先标上黄底再存档,像画上句点,但这里才是把老婆嫁出去的起点。

 关了笔电,看向窗外,大飞机在空中转个弯,摇摇晃晃往下坠,颤动连连,飞机降落在不属于我的世界。

 一部彩绘巴士挤满了黑人,远远拔涉,就为了娶一个黄种新娘?成群的动物,不知要让路给新娘吗?司机避开大象,闪过长颈鹿,我离人类的势力范围。

 车子颠簸,是我心在颠簸,把老婆嫁到这种地方,很伤感,心在痛,在血,是汗了眼睛,像伤口泡到海水。

 一直驶!漫漫长路,长路漫漫,有路开到没路,我们终于进入一个没有道德规范的原始部落。

 车里的人在动,全村都在动,新娘来了!我终于兑现了遥远的承诺。

 按保罗居住部落当地习俗,男女需参加集体婚宴仪式后,才能算有效婚姻取得居留权。

 凯蒂和保罗不同族,保罗的集体婚宴仪式订在三天后举行!保罗向我们解释,文明在愚昧时期,什么怪婚俗都有,唯一目的就是多生,才能抵御自然灾害和野shou的侵袭。

 原始习俗传至今,非洲仍然对和生殖器很崇拜,关系之所以混乱,是基于繁殖重要,所以会有荒诞不经的习俗,希望我们能体谅,怀着体验的心情去配合。

 配合?婚礼是女人最幸福的时刻,然而我这丈夫,却要配合的把美丽的老婆嫁出去!

 集体婚宴仪式前一天,所有待嫁新娘,包括唐怩,都会被带去净身。我拉着唐怩的手,这才发现老婆的手,像大海般的柔软,所以抓不住。

 她另一手扶着小腹,她像大海一样坚强。手松后,我像森林的孤儿,在她身后紧追,感觉心脏在脚下,愈踩愈感到衰竭,愈踩愈对她感觉抱歉。

 净身仪式是除头发外,脖子以下的体,全都要刮得干干净净。然后,新娘的身上经过按摩后,被抹上可可油和取自檀香木的香水;她的四肢也要在指甲花汁中浸沁染,接着由专人在她的身上画纹饰。

 婚宴当天,新娘都穿上各自部落的传统服装,唐怩身上穿我帮她在台湾挑的,深v开高叉红色背礼服。

 这一袭,是有感细肩带,深v,开高叉的红色背礼服。你为什么不选黄?我不知道。是到这儿才知道,不能穿罩和内

 唐怩只好真空上阵,侧边开高叉,走起路来让二腿间的该边,若隐若现。再塔配黑色细跟高跟鞋。唐怩一出现马上成为男人追逐的目标,她也不在意,有人要求她就摆pose,举手投足,与无丘,就频频春光外,让男人看得血山脉贲张,我也是。

 问仪式,也没什仪式,就是全部落的人们在广场上跳舞。宴会提供各种食、小麦粥和甜茶,大家尽情腾。年轻人都涂上鲜的人体彩绘,用来吸引异注意,未婚的可以找伴侣,连已婚未生育的女人,也可以在婚宴仪式当天,尽情换伴。

 经过浪漫歌唱、舞蹈,当男女成双成对时,仪式便算完成。彼此看上的,即使不想结婚,也可以各自带开,找地方造爱狂直到翌

 我的前唐怩变成保罗的新娘,看她被送往新丈夫的家里,我心很酸、很懊恼,好再凯蒂一直默默的陪伴,在安慰我。

 问她,怎不去找个的伴?她说:我崇拜向往中国,认定自己是你的女人,要守在你身边。

 唐怩按照族中惯例,新娘进男方家门后,她的胳膊、房和肚皮上,会被涂上新郎家的油。再让长者,上前食。直到新郎家人完全接纳了这位嫁过来的新娘。我看唐怩很害羞,长者从没过黄种人,更显兴奋,明明是垂老的老人,一上唐怩的房,跨下就明显的硬起来。

 我很好奇,保罗家长者,怎那么多?感觉全村的男人,都过我老婆的雪,还有那怀孕三个月的小腹。

 尤其是保罗的父亲,身为公公还老不修,把手伸进她开高叉的礼服下,从唐怩的表情,我肯定那皱巴巴的黑手,正在侵略她那被刮干净的无

 唐怩向我求救,我也无耐,我已经是丧失所有权的前夫。凯蒂将我抱住,细声说:这是风俗,你别来!我眼睁睁看唐怩夹着双腿,躲闪那有如黑蛇的手指头。

 要进新房前,依照传统,新娘可以拒绝进房,直到丈夫给她的礼物能让她满意。

 保罗给唐怩的礼物是一栋别墅。接着按照传统,新人要玩一种手心手背游戏,以确定婚后谁管谁?一番比划,由唐怩取得一家之主的地位,她把我叫到族人面前,宣告我是她的夫,地位和保罗一样。

 得知一家之主的夫,可以和丈夫平起平坐,我的心情平静了一些。心里想房之夜让给保罗,明晚就轮到我了。我拿出笔电,完全寄情于写文。

 把难得一见的奇风异俗,全搜罗进我的小说里。但这一整晚,我的都是硬邦邦,情绪很是澎湃,尤其是前被涂上油,再让长者,上前食,直到全家族完全接纳她那一幕。

 绕了半个地球,折腾了好几天,终于把老婆嫁出去了!明明是累到不行,但新房内新婚燕尔的声秽影,还是让我很是激动。

 吃醋!原始部落随意配对,惊奇的生殖文化,想到以后有的是机会,让我跨下爆硬。

 老婆变成前,已是别人的新娘;唐怩即然是我小说里的女主角,当然希望她愈、愈…愈狂,我就愈能吸引读者。夜深了!新房里。不!没有房门,只是一墙之隔的间。新人显然没有睡意,还在淅淅飒飒。我盯着笔电,这部小说写了十万字了。

 看着剧情,每一幕都是那么真实,我窝在间的墙边,随着嘤咛的笑语和板蹭动,正在侧写最新的剧情。

 今天是唐怩的房之夜,会凭声音猜她在想什么?偶儿听到唐怩扑哧一笑,她忘了我了吗?

 我愈来愈不了解女主角─就是(前)。感觉得她的心像藤蔓,一伸出窗外,见到阳光就姿意伸展,连我都不确定,她会变成怎样。

 感觉唐怩和保罗玩得很放纵,我去偷看,她双手撑着黑人的膛,股一上一下地抬动着;保罗那双黑手也是放在她的双上,感觉他很用在

 很怕她被捏坏了!心里五味杂陈,既失落又妒忌。我在小里写下,看她享受到快乐,我也会为她高兴。骗人的!

 人家把手放在我老婆的房上,我只好把手放在键盘上,生怕错过每一秒的,根本自欺欺人,假装忘了,我心里一直在守候一个人。

 我得面对现实,把老婆嫁出去后,我不再拥所有权,退为前夫,只能盼偶儿当夫。

 换我当夫!房内又传来唐怩扑哧一笑。她轻声说:你还要啊?接着,嘤咛一声,想必又进去了?

 那感受像流星掠过心湖,酸酸的很难受。半夜停电,我守到莹幕暗了下来,四周黑咕笼咚,虫鸣四起,老婆在别人怀里淅淅飒飒,我只剩没电的电脑陪伴。

 天快亮了!我被没门间里,传来的声惊醒。黑人都有这种过人的能力吗?我更心疼唐怩怎受了那长黑彻夜鞭挞?

 回想着过去发生的一切,我是作者,我可以改变剧情,顶多等她把小孩生下来,就如游戏,可以打掉重练。

 吴昱隆,你要忍耐!陷在寂静全黑无助中,一双温暖的手抱住我,让我泪如雨下,直觉是老婆,结果不是,是凯蒂,她抱着我,用生涩的北京话说:要不要我陪你做?我摇头,我现在只想要唐怩回到我身边。

 电脑没电后,我怎变的如此脆弱?  M.bAWanGXs.cOm
上章 送老婆出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