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送老婆出嫁 下章
第四章
  纠结了片刻,还是伸手拿起了那两避孕套,其中一个里面盛有大量的,而另外一个,显然有用却没,我联想上的斑。

 还有,唐怩传给(琉夏)那张,上的一滩!我的意识突然十分清晰,这迹象,足以充分的证明,昨晚廖君趁着我醉酒,和唐怩做了,那不是强,是合意,还可能内

 纯白百合不再纯洁,老婆昨夜有出轨吗?待解的梗,彼此有关联吗?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副不堪的画面,下体的,更是完全起,晨,坚硬无比。

 伸手一摸,一闻,肯定,我昨晚没有做。为了解开这个谜,只好再藉助(琉夏),问她,你结婚以来,有背背叛老公出轨过吗?她没承认也没否认。传给(琉夏)一张廖君借宿那晚,她让男人疯狂的自拍照,放大仔细看,上是斑没错,那是一沱,而且是新鲜拍。

 她承认为了演好女主角,她敷面膜时是在装睡,是在演老公笔下的女主角。

 (琉夏)问她,你老公笨到有狼在家,还自己喝醉,那岂不是纵容你失身?

 唐怩回:我也搞不懂自个儿的想法。别再问我有没有出轨?我心里还是爱着老公,是真的。但黏糊糊的水,我动了心,也是真的。

 小说、粉丝…污染了人的坚贞思想,自己想出轨,也是真的。至于帮他口,和,都是同一件事。

 (琉夏)又问她,这样会不会毁了婚姻?唐怩说:我也担心。一个女人被主控理智时,人是疯的!我也是。但情过后,我觉得爱情会升华。这就是女人比较冷静的地方。

 我只希望老公不要再…不要再坏坏了!觉得老公该学习新的生活方式,他该掌控游戏规则,否则我要承受的压力会很大。

 唉!事已至此,唐怩还解释那么多?我觉得她自欺欺人。没错,口,戴不戴套?都是同一件事。

 那滩,不,是二滩,出轧就是出轨。

 ----

 粉丝团还暂时关闭,没有直播。

 但人一接触了app和这些直播通讯软体,就再也无法清心寡了。唐怩改变的飞快,我得学着适应她,或许是外商环境造成的,还有更迳爆的。

 唐怩说:从未谋面的老板出现在公司,竟是来自非洲,称他保罗是黑人。

 错愕!我的情趣生活全被她推着往前走;我的小说只能在后头追赶。而(蓎怩)开花了!它真的被我买回来那一束黄百合授粉成功,奇!这样也行。

 (蓎怩)花形比铁炮百合大,主仍维持白底,但花柱、花丝被染成金黄,花药则变成红色。

 花瓣上被洒了紫斑点,还再镶上嫣红色边,美极了!纯白花瓣上的紫斑点,让我想到虚伪的老鹰,在雨夜里略夺唐怩纯洁的心灵后,我在她白色的蕾丝内上,也有看到少女落红。

 把(蓎怩)拿来嗅闻,它散发着有机芳醇的醇香。唐怩的就有这种醉人的味道,像醇酒、像幻药,会人神智,我说那会让男人发情、抓狂的醇香。

 此后,每一回家,我买回来那只花瓶上,不再是纯白单一的铁炮百合。

 而是(铁炮)和(蓎怩)轮,或者二株同头上,久而久之,我发现那是暗示。

 看见(铁炮百合),唐怩一定是温柔婉约的情人,和她做,就像沐浴在春风下,看她为我摇曳,那娇媚的姿态,粉的花瓣,宛如仙女翩翩起舞,高贵典雅,婀娜多姿。

 而(蓎怩百合)则是的唐怩。她嘟着小嘴发出呓语,就像喇叭正在吹奏情的音乐,让人血脉贲张。

 那醉人的醇香,像幻药,会让男人抓狂。至于花瓶上同时二种花,我会死,翌一定起不了

 有一天睡到近中午起来,看她在拆包裹,劈头就问:礼物是你送的吗?正要说不是。看她拿起来,干脆一脸笑,那是几件印花内,看花像是牛仔热,有蓝有白,但实是薄纱的女生低

 我还真不知道有这种内,即使在街上看到人穿,恐怕也以为只是很合身的普通热。谁。会送我老婆情趣内?老婆马上试穿,看她光下半身,上身只有一件小背心着小蛮,再穿上一件白色,印着牛仔热的印花内,黑色的刺穿薄布,实在是太逆天了!

 “老公!你得寸进尺,这种衣服怎能穿去上班啦?”我?又愣住了。忍着爆硬的肿,套出实情,才知这种曝的衣服,唐怩已经收到好几回。

 她误以为是我,应小说需要,每次都依纸条要求,穿去上班。这,肯定是公司同事,安排的出调教戏路?是谁不重要,我决定先试一下,印花内当外出穿,是什效果?“走!咱一起去巷口吃牛面。”下楼,和邻居打招呼,没被发现,但走在路上,年轻人心是的,一眼就看出来,一个个瞠目结舌。

 一阵风吹过来,我老婆的曲线在逆光下,很逆天,她自信的笑了。这若在公司,同事肯定会为之疯狂,而我只想把这情节,幻成小说分享给读者,根本不想去探究幕后影舞者是谁?

 回家后我们情的做,唐怩在我怀里,害羞的问:“你还记得我有。”豁免权“事吗?”

 “蛤…怎,你想用?”唐怩点头。想生气,又不能,只能悠悠追问,男主角是谁?是叶飞?廖君?谁是那滩的主人?或是,寄曝衣服的影舞者?白色的百合花代表甜美、纯洁,而她的秀丽多姿,也引来蜂蝶,正常的。

 唐怩要豁免男人,我很想耍赖,这怎么行?“啊呀!公你别猜了。不是叶飞,也不是廖君,而是一个大学生叫林明俊,就是那滩的主人。”蛤?我愣了。唐怩给我看相片,那男生长白白净净。林明俊也是粉丝,得知老婆被入侵电脑,才关闭粉丝团。

 气愤下以暴制暴,入侵叶飞的电脑,把我们的爱图影全部删除,再偷走他的隐私,反叶飞不敢再扰唐怩。

 但老婆对我发誓,她和林明俊没有发生爱闗系,让他把上,一来是回报挽救私密档案危机,二来是帮老公的小说铺陈亮梗。

 她突然眼框红红:“你都只顾你的小说,再贞洁的女生,也会不住惑。”老婆感觉这大学生很正直,不起一再邀约,她才同意和他上一次

 说话间,她用牙齿咬着嘴,低着头,一脸羞红。怕我生气,时而侧头望着我。

 “铁炮百合代表庄严,负有守贞的宿命,我再怎么漂亮,都是你专有的!想坏,也要得到老公的准许。”看她小鸟依人,钻在我跨下啄食的模样,逗得我那话儿硬得要死。

 “老公,今天的好大啊?我要拍下来。”问她做什么?“证明我名花有主,不是求不满的女人啊!”她笑着拿手机,把脸完全贴在硬上,把手机斜着抬起,按下快门。都紧要闗头,她还这样不在乎?不论她演什么女人,在其潜藏的意识里,永远是天真浪漫的少女心,不管她几岁,永远活在幻梦的青春里。

 她还是调皮,却也认真的,在问我:“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会去见他了。”

 我肯定不同意!但我说不出口。因为她有权执行出轨豁免权。小说也不能这样转,没办法,我只能忍着纠结,失落,虚伪装笑着应允,说不定,只是情境扮演。

 看我笑着应允,唐怩松了口气,微笑。似又难受,哀求我:“公,进来好吗?”

 爱总得做完,我点头,她雀跃,稚气的笑,翻身趴在我身上,很主动的摇曳、驰骋。

 她奇招连连,而且十分娴熟,真不知那儿学来的。但我总觉得她在演,不是我的唐怩。

 赴约那天,从老婆坚决的表情,想必她几经思考,才做出这个决定?我犹豫了,想反悔。

 她说:不行,公你答应人家了。只好帮着选衣服,上衣是白色肩条纹针织杉,内穿隐形bra,巧妙出锁骨线条。塔配黑色光面皮。帮她洗澡,希望她回心转意。她没有,很平常的和我嘻闹。帮她穿衣服时,我发现她的户上漉漉,很想先一次,但觉得这样没风度,想她,却被她温柔地推开了。

 “现在不要啦!等我回来再补偿你。”唐怩温柔地看着我,又说:“咦!你心里难受,吃醋,对吧?”我苦笑回她:“当然。

 就因为爱你,才会吃醋嘛!求你,不要去啦?”说着,我伸手拉开她皮的拉炼。

 她并没有阻止我,只是淡的说:不行啦!答应人家了。却在我耳边轻声说:“老公,那…我帮你吹,先消消火吧!?”换我不答应。

 很硬,却没想要,真的是心里难受。她高我快一头,觉得自己很渺小。

 都开口求你二次了,还不给面子?继续把手伸入皮里面,先摸部,为了赴约,她竟连都修过了。

 再摸到口,已经淋淋,滑腻腻的了。事已至此,我懂了!

 “原来你,要报复我。好!等你回来,一定饶不了你。”老婆怕我翻脸,收起天真,颤声的说:“你先放过我,晚上怎配合,我都行!”

 送唐怩盛装出门赴约后,我的内心弥漫着激动,也无限苦楚,这种极端的两种情感在内心中纠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即是顺着小说剧情,在报复我,那就不是真心要出轨。我释怀一些。不就是身体在演,像拍三级片,她的心肯定没有出轨,或许她会踩刹车。

 明明出去很久了,频频看时间。碰头。衣。洗澡,她会害羞。她会要求对方洗干净。

 要是我,早就…才过了一小时?这种等待的折磨,真的会罹癌。发line关心,连看都没看。年轻人,真能那么久?岂不坏了。

 痛苦的挨过二小时,她终于踏着月回来了!看她轻轻开门进来,依旧娇羞,如正绽放的百合。

 她说:帮你买了一件衣服,还有你最爱吃的烤鸭。她赴约,每分分秒秒都很难受!见她回家,心放下,人开始呕气,看她另一手还拎着半打啤酒,更气。

 这是怎了?安慰我受创的心灵吗?“你们做了吗?”我明知故问。她没有回答,笑得很暧昧,拿衣服在我肩上比size。

 “做的感觉怎么样?”她侧头瞪我,把衣服往地上丢,空出手捶着我的心,骂:“你这老公,是什么心态啊?当我是那么的女人吗?”

 她哭着说:看你求我不要赴约的眼神,很感动。早就决定要黄牛,不想让林明俊得寸进尺了。

 “但是心里还是生气,那有老公摸到老婆漉漉的“你都不会想把我抓回上喔?”

 “蛤!我?”她很凶,站着比我高一个头。我,鲁蛇,愣着低下头,像做错的小孩,不知所措。

 她继续念:“一想到,你竟还送老婆出门,更气!我,也没心情赴约,干脆去逛街。”

 唐怩愈说头儿愈低:“有后悔,想再赴约,但狠不下心,就回来了。我去洗澡啦!”唐怩洗完澡出来,显然不那么气了!

 她捡起衣服,从包包里拿出一片光碟,她扑向我怀里,紧搂住我的脖子,娇羞的说:“老公!来…陪我喝酒,看a片,你老婆想被,快要着火了…”

 耍我!就知道她在演。换我小生气,今天非藉机会收回豁免权不可。百合花没有被染黄,唐怩穿着我送她的黄亵衣,端着烤鸭,从厨房出来,就如新婚,依旧摇曳生姿。

 “干杯!你的豁免权用完了喔!”她一饮而尽,回瞪着我说:你想的美!期限到更年期,太约还要廿年,或许更久。

 “不过,你的女主角,大概很快就会失身了。”我认定,她又在调皮。

 “没错!我现在就想翻你…”  m.bAWaNgXs.cOm
上章 送老婆出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