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送老婆出嫁 下章
第三章
  影友粉丝团,经历这事儿后,真的有片商留言,要找唐怩谈拍三级片的事。

 在唐怩感觉里,情电影不等于拍三级片,显然用错词,真的会表错情。

 唐怩不理片商解释,整天忙她的百合花,离那荒唐的授粉之夜,一个月过去了!

 二个蒴果荚,早已成,今儿棱自动开裂,里面全是轻薄、长着薄翅的扁平状种仔。

 唐怩拿一些种了起来,大部份的种子,都小心翼翼的冷冻保存,说最纯洁的唐怩,初被配种成功,意义重大!

 她把新品种用(蓎怩)命名,她很期待,自己的下一代,会是什颜色?

 我却在意,她会不会去拍三级片?直播名星身材很重要,于是她开始上健身房。

 指甲涂上彩绘后,让尖长如笋的十指,更晶莹闪耀,让唐怩看来更光四

 我添购器材把家里变成摄影棚。我的拍摄技巧,加上她的演技,才有她今天的红透半天边。

 她和粉丝的互动我全有在看,我们夫的做,就是直播。她和网友的对话,就成了小说的口白。

 话说回叶飞,这年轻人主动送女伴和我上,却钓不到唐怩。觉得吃亏,干脆传唐怩的爱照,恐吓她若不赴约,就要在网路公开散播。

 “唐怩!你说,那小子是怎么入侵你的电脑,拿到咱们的做影像啊?”

 “谁知道,年轻人技术手段高呗!”为了粉丝团,我们家的客厅和卧房都架有摄影机。

 每一场爱都有全程录影,但是要上传到粉丝团的图影,我只会截取华,还经过马赛克打脸。

 唐怩想赴约,把影像取回来,被我阻止,骂她:你用身体换回来的,也只是备份,这贼会傻到不备份吗?

 叶飞这小子倒有眼光,窃走我不对外公开的个人收藏。全是唐怩最最美的片段,她的啼声,叫得我心都飞出来了。

 如果演三级片,一样得下海,脸图影外没算什么,但这种恐吓手段很不齿。

 看她低头着手指头,气,吃醋,骂:“你笨到同意他予取予求喔?”

 明知老婆和唐飞,早就在互通有无,更生气,实在看不清谁是盗?谁是贼?

 “好啦!老公你别吵,这事儿我自个处理。”这事儿发生后,为了冷却彼此,防止序及保护家庭,唐怩暂时关闭影友粉丝团,专职上班当ol。

 情趣扮演部份,就只剩她和(琉夏)的互动。还有,认真存钱,因为我们要去非洲的想望,还很热!

 有一天(琉夏)问她,一个退出演艺圈的ol,又是正夯的直播女星,上班会不会碰到狗?

 她回说:会!最近上班都心不在焉+(窃笑符号)搭讪着追问,她碎碎的回说:身为女主角,得应我老公要求,在制服裙下,不能穿内,明明知道同事不是狼,却感觉浑身散发着费洛蒙,不能翘脚,不能弯,不能想的事,否则真的会泛滥,偶儿还会想下,满脑子都是狼友的挑逗呢!

 眼看着聊天画面,脑海中却是唐怩,她容貌竟和絮絮叨叨的情境重叠,那已经变成一幅盈物语了!

 感觉她话匣子开了,絮絮叨叨的继续分享她的内心世界:最近老公的剧情一直绕着(送老婆远嫁非洲)。

 非洲,可以想像的就是暴黑人,还有长长的黑…哈哈!幻想情节,我躲进厕所,嘻…就高了。

 她在上班中,想到她今天没穿内出门,我起了!没想到唐怩会有这种想法。我脑海中,暴黑人,叠在唐怩白晢的身上,她像受惊的小白兔,而长长的黑

 强烈反差的感觉,就像在老婆幼的粉颊,抹上一沬秽。唐怩不再搭话,我以为她害羞,溜了?这一招,她最会了。我会心一笑,轻轻摇头。过了一会儿,她又再传来一个(窃笑符号)“对了说好给你分享的图,这是我昨儿的新鲜拍!”回传一个“?”符号,我在好奇中,等她把档案传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张修长大腿,夹住那一丛柔顺的局部相片。

 取景对焦重点,都放在上有一滩很浓的。是专业单眼相机,不像自拍照,却又不像是我拍的。

 我肯定那是老婆,金黄,细细直直的,但是茸茸的上,那一滩,不是我的。

 之所以肯定,是我没办法那么多。情境扮演,像重覆曝光,把真实和想望叠成一张虚幻的相片。

 也让我体会到,小说与现实世界的差异。在真实面相里,我不想让老婆随着小说沉沦,我舍不得看她被鲁的

 在小说情境里,我的女主角,是会给老公戴绿帽的女人。她短裙配高跟凸显腿长,喜欢黑丝,有一种俗感,在工人眼里,得要命,腿比脸蛋漂亮;股圆圆看来很欠干;不是,是腿比较欠干啦!她不专属于老公,早就和别男上过了。

 而唐怩呢?毕竟曾是电影女主角,身材与气质肯定万人之上。至于出轨,应该没有?但怎解释上那一滩!(琉夏)有问,但她没说,所以我小说里,被出轨男人的心里,是兴奋、还是纠结?一直空者。

 连老婆如何处理叶飞的扰,也是空着。

 ---

 对于那滩,我不动声在查,不是没追究。

 也把那滩,剽进小说当做转折的亮梗,看来,小说里的女主角,开始有自己的想法,连我都不知道,剧情往下会有什么转折?

 某天!我的同事廖君,因租屋处要整修,就来家里借住二天。廖君长的很帅,很会拉保险,单身,也是影友粉丝团的成员,常来我家串门子,企图很明显。

 唐怩这妮子,不知道是彼此太还是怎样,洗完澡,只穿一件浅黄的蕾丝睡袍,说:“我去帮你俩煮咖啡。”

 送咖啡过来,从睡袍就可看到雪白房。保守的老婆,何时开放到连内衣也不穿了?两颗樱桃完全就是映在我同事眼前,我看廖君明明窃窃暗喜,却假装眼睛不知要看哪里。

 这一幕,正是小说里的铺陈,害我瞬间硬邦邦,看来女主角真的很主动,开始推着剧情转弯了。

 上那一滩,会是谁的?都还没解开。老婆就穿这样勾引廖君?这二晚肯定有亮梗,连我都很期待,漫漫长夜,会发生什么事。

 晚饭后,廖君说要出去看一个朋友,晚点再买酒回来喝。我想去泡澡,唐怩说:那我先去房里敷脸。各忙各的也没啥特别。

 或许我太累了,一个人在浴缸里构思小说的铺陈,竟然睡着了!当我醒来走出浴室,桌上搁着酒菜,廖君人呢?走向卧室唐怩还敷着面膜,还是穿着那件蕾丝睡衣躺在上,看来也睡着了。

 而廖君就站在一旁,正盯着的大腿看。这画面,让我如获至宝,窜的同时,廖君蹑手蹑脚的靠向前去,把女主角的睡袍稍微的往上拉。

 惊!果然没穿内,我的瞬间有感,想必廖君也是?边生,想看女主角被侵犯的想望,瞬间涌上心头。廖君先只是盯着看唐怩的,觉得不够瘾,就伸手做势想拨开,不敢,把脸挨近,闻闻、看看。

 我家唐怩的百合丘是的馒头苞,有一种有机芳醇的醇香,像幻药,会人神智。

 那是我天天响往的,我很得意,早就想炫耀,在心里问:怎?我老婆。

 很人,很滑对吧!廖君,受不住惑,回头出来探看,没看到我,再回上,开始伸手抚摸她的双腿和房。

 喂!你小心一点,要轻…要柔…千万不能被女主角发现了啊!廖君越摸越深层,唐怩仍没感觉,显然睡得很?廖君更大胆的,把她双腿给掰开来,没错,掰开,软软的腿随即又合上,他又再把她掰的更开。

 我躲在门后,眼前窥探的角度,正好看见白皙大腿中间的,就在廖君眼前。

 肯定那…一定是一片的风景!身为老公,我应该上前阻止。

 但是,我却曲就当她的粉丝,像着了一般。伸手摸自己跨下,我怎会这么硬?大作家,这会儿是别人,正在对你的老婆做变态的侵犯着呢?

 离底线还有一步,这种感觉是双向的!既面临决择,却又相当的兴奋!

 随手拿来单眼相机,镜头拉近,往上拍唐怩,不是还睡着吗?怎会下面的,被摸到透了呢?到廖君手指一,里面的水瞬间溢了出来,让他把整个部涂满了。

 快门咔擦!与其说唐怩不知道?不如说,或许她早醒了!或许这是默许,还是她在成就我写小说的剧情?

 因为每当她被得很时,我总会跟她说一些她没做过,很变态的幻想,往往换来的就是,她会合扮演,用声、更多肢体动作,换来更狂的回应!

 唐怩的睡袍一边全被拉了开来,廖君的手在她的子,轻的的摸,见头硬了,干脆用手指头扭捏。

 我不信她还在睡,用长镜头看她的表情,唐怩脸颊是紧绷着,但头被扭捏时,身体会微微颤动。终于,廖君忍不住了。他突然昂身子,用手攥住硬硕的身,慢慢的向前,那只头,慢慢的伸向了,那属于我的“世外桃源。”这是的最后底线,身为老公,我肯定要上前阻止。

 先拍一张,快门咔擦!在这紧要关头,只要出声就能护住老婆的贞洁,今天演出到这儿够了。

 再拍一张,快门咔擦!我该咳嗽?还是叫人?正要出声时…唐怩先出声了!

 她不是醒来,而是发出了的呻声,再接着翻身,把腿夹住。叫声:老公!伸手要抓。

 廖君赶忙夺门而出,我则退去浴室,再转出来,二人在客厅擦身而过,他看我拿着相机,会心点头微笑。

 我又进房内,对唐怩拍了几张特写画面。二个男人把酒菜摆开,正要喝酒,唐怩从卧房走出来,她大声的说:“你真的很变态耶。”廖君吓一大跳,我也是。问:怎了?她回:家里有客人,你还趁我睡着了,偷摸我。

 我?她在对谁说话?三人一起喝过三巡,她不知是否故意的,任由睡袍系带松开,我都看到她大腿中央黑黑的,靠…茸茸!茸茸!茸茸!一再的忽隐忽现。

 靠…想必廖君也看到了?干杯…干杯,真希望廖君快点倒下,我今晚非要把这婆娘就地正法不可。

 醉了!结果,是我先醉了。翌晨,从上醒来!手摸到上有感觉,低头一摸一闻,是

 思绪有些混乱,人,走到马桶解放,又瞄到垃圾桶里,有避孕套。

 晃头,愣着想不起来,昨夜明明喝到挂了,似乎被廖君扶回房间,我该没有和唐怩做呀?怎么这会多出避孕套,而且是两个?  M.BawAnGxS.CoM
上章 送老婆出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