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瑷嫒惛婚 下章
第八章
  接下来的路,梁岫宸不说话,他似有所思,崔瑷也讲了,如果找别人,那他和崔瑷的爱情,也没机会开花结果。

 又再往前走,崔瑷干脆公然蒐集资料,而梁岫宸也怀着鬼胎,脸色愈来愈恶,像在谋算什么?

 是崔瑷先开的口“我不太会算,停机坪的飞航座标,可以给我吗?”

 崔瑷很有自信,稍皱细眉,在等着他的决定。果然,梁岫宸诡笑一下,他显然想到,拿飞航座标质换崔瑷。

 于是说:“这可是国家机密,只要你能离他跨下,我可以拿来换。”把企图挑明的讲,让崔瑷脸颊微红,她看来很紧张低头说:“岫宸,对不起!王磊,花钱买我的身体,也利用我,拖你下水。”

 “没闗系啦!都各怀鬼胎,据我了解宋嫒佳也为台湾政府工作,这一趟出去,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小崔!王磊要这些点的飞航座标,我都有,只要你点头。”她点了点头,把头靠在梁岫宸的前,把手伸进的衣服里轻摸着的肌,她用感觉证明对梁岫宸,绝对是真的。

 话说另一头,王磊和宋嫒佳,已经看完金针山,再下到太麻里。好小一只的小娃儿宋嫒佳开车,像正值青春女儿载着父亲。

 “你怎又穿着甜点装,没几天俺就看你穿三次了?”

 “我乡下人,钱不好赚。人生几何,衣服不重要,女人重要的是内在。”没错,这套被王磊刻意做文章衣服,就是用几何图形做出来的。

 不可能的五颜六组合是拼布,对穷人家言,叫补丁。但是穿在小娃儿身上,形成浓烈的对比,宋嫒佳瞬间变萌,即可爱又活泼,俐落,王磊比喻她是甜点,真是经典。

 路过超商停车,宋嫒佳说要去领包裹。她上车后打开来,里面是清纯系的少女感套组,包含细肩带马甲、低蕾丝蛋糕短裙、蕾丝丁字、弹透肤纱袜。

 看着这些东西,王磊觉得很幼稚,这些只有高中女学生才会穿。

 “对呀,我就是扮高中女学生!这一套网购新台币一千元,拍几张照片,就可以卖到五千元。”经过她解说,原来她利用身材兼职,在卖原味内

 “大总不是说,人生几何,不深入演算,看不出结局吗?”南回公路漫漫长,二人天南地北的聊,聊了很多,聊了王磊为想有孩子而撞天婚,也肯定王磊没有不孕症,更聊到他后宫的每一个女人。

 宋嫒佳很直白,她不是建议,而是要求王磊放了崔瑷。王磊不解,于是问:“莫非,你也想当俺的董娘?”

 “不!在我的领地里,我才是王后。我认同凭天命择偶,但不会撞天婚,所以我不会屈就,当你的董娘。”二人聊了,宋嫒佳于是邀王磊陪她去货。

 王磊拎着那些衣服说:“这一套不起眼,真可以卖五千元?俺不信。”

 “不是啦!你手上这套要穿过三天,才能出货。今天要的在这里!”她说完把短裙一掀,让王磊差点没火。

 “娃儿!你小心,别给俺撞车嗄。”她专心开车,王磊专心看。那短而细致的大腿,肌里雪白而透红,穿件粉紫透光薄纱蕾丝三角

 她二脚互踢下鞋子,短短的小腿脚上,还有黑色蕾丝刺绣吊带袜。加油门,踩刹车。加油门…王磊看的目不转睛,后面的游览车气到猛按喇叭。

 宋嫒佳干脆把车停去海边,从一只袋子里,拿出一件同款紫的蕾丝蛋糕裙。

 她递手机给王磊说:“咱下车,请你帮我拍照,要传给买家!”接着跑去后座,先下几何高窄裙,换上那件蕾丝蛋糕裙。王磊没想到台湾的女生竟是这么的开放。他边拍边欣赏,雪白肌肤配紫三角够无法抗拒了,她还刻意拨出,叫王磊拍特写,说可以增添挑逗的氛围,买家就爱这味。

 她把相片传给买家,还附上文字(感搂空,是对哥哥无法停止的渴望,浪漫优雅,人风采是期待你夜夜来呵护!)

 王磊也想要一组,问,这相片可以传给俺吗?宋嫒佳瞪他一眼。直接打电话约买方,半小时后在一处整修中的游乐园里货,先问明对方姓名衣着,这才知道对方叫做卫骨力。

 二人到货地点,宋嫒佳先把高窄裙套在最上层,再按衣着找对方。

 卫骨力长的白白净净,看来是大学生,不像坏人,但她还是转头问王磊,要不要看货顺便当保镳?王磊觉得一个俺一个大老板,充当你这小娃儿的保镳?很好玩。

 宋嫒佳上前碰面后,她故意把卫骨力引到四下无人处,实则是进入王磊的视力范围,正当他掏钱想取货时,宋嫒佳比了比自己的几何高窄裙下,显然请他验货,对方狐疑的看着宋嫒佳。

 这时宋嫒佳把裙子拉高,出真正要货的蕾丝蛋糕裙给对方。开口就问,哥哥你订的是不是这一套?宋嫒佳明明比那大学生老,傻眼的卫骨力点点头,嘴一开就合不拢,宋嫒佳笑了笑,再掀起蛋糕裙,出紫薄纱蕾丝内

 伸手一一比着说:“看好,内、蛋糕裙、丝袜、吊袜带,总共五千元,付钱呀!”

 收过货款后,宋嫒佳却只把紫蛋糕裙,蕾丝吊袜带和丝袜,先给他。反而问:“身上还有钱吗?”对方根本不知道宋嫒佳在问什么?“加一千,给你看粉红色的小豆豆。”他傻傻的点点头,接过钱的宋嫒佳把手伸进内在自,示意对方蹲下来,她右手拨开内,随着身体颤动,王磊是老手,知道她在自,先弹硬蒂,再给对方看。

 左手则解开西装形短外套,抚摸房,问他要不要再加买罩?看卫骨力犹豫,又目不转睛,很逗!宋嫒佳伸手羞羞怯怯摸对方的帐篷,王磊看她演学生,又骗学生很有趣。

 那大学生被摸也想出手回摸,宋嫒佳转身避开,王磊正好看到她回眸一笑的可爱表情。

 她再问,罩+加看,二千元要不要?这回卫骨力笑着点头,主动又拿出二张大钞。

 宋嫒佳一下子收了台币八千元,真不知道她接下来要卖什么?收下钱后,她竟不外套,就能解下罩,但还是不把内给他。

 改从包包拿出一个遥控跳蛋,她略半蹲双脚更开的面对,她靠着刚刚自的爱,把跳蛋了进去,在的同时对卫骨力哼了一声,不做作显然很舒的样子,接着再把内归位。

 宋嫒佳接着把及膝的几何窄裙拉好,整理一下自己,才把遥控器交给对方,然后对他说:“哥哥!免费拭玩,你知道怎么做吧?”

 就笑笑的转身向整修花木的工人走去。卫骨力怕她拿钱落跑,他紧张的按下开关,还开到最大,宋嫒佳没心理准备,受不了震动的酥麻,啊!了一声,回头瞪大眼睛,张大了口,接着瘫软就蹲在地上。

 几个在整理花草的工人看到,都冲过来关心,站着的从西装外套往内窥探,可以看到她的双,蹲着的看到粉紫透光蕾丝三角

 王磊看得可清楚,那几个工人发现了跳蛋,很兴奋在指指点点。大家心里都在想,下一步会怎样?因为游乐区关园整修中,四下无人,就只有几个工人最大。

 王磊开开口骂,俺不当保镳,俺想了你!跳蛋没有停,宋嫒佳就站不起来,更不敢当工人的面挖出来。

 只能承受被视,只能用哀求的眼神,瞪着躲在树丛后的王磊。好在那大学生本不坏,愣了一会,伸手关了跳蛋,冲了过来掺扶,宋嫒佳一脸难受,一边向工人道谢,一边吃力的站起来,她几乎是用半跑夹着跳蛋离开。

 回了原来住置,赶忙掀起裙子,下渗着鲜汁的粉紫透光蕾丝三角,从卫骨力手中换回摇控器。

 对方拿到内口说:“好喔!”又把内靠近自己的脸,一边走离开一边嗅闻味道。

 二人上车,王磊被骂,你这保镳是怎么当的呀?他回说愣住了。自也好奇的问,刚那男的如果买你上,会接受吗?宋嫒佳说不会。

 因为经历的爱都很痛苦,她对做没有憧憬,芽被催残后,已经枯死了。

 但宋嫒佳得意的说,今年节,曾援过一个老殴吉尚,赚了新台币一万元。

 “什么是援,什么是老殴吉尚?”王磊不懂台湾方言,听她说老殴吉尚就是老头儿。

 王磊从小家里有钱,要女人,女人就送上来,终生未曾嫖过,好奇的问:

 “那俺算不算老殴吉尚?可以援你吗?”

 “不行!”“你又没比崔瑷更美,一万元很贵也?”王磊物化了女,误以为宋嫒佳的身体,不就是一万元。

 王磊的这话被宋嫒佳打,说:“王大总,你再有钱,也是捡别人的旧鞋。

 我是长不大,但很有尊严的活了廿五岁,到今天才被三个男人上过二次,我当然比崔瑷更完美“。

 王磊不解,怎会三个男人上过二次?“啍!三个男人,是抬举。我的第一次贞,在易原味内时,被畜生夺去。第二个男人是禽兽,教授,拿学位我就范。

 第三个老殴吉尚,不当畜生也不是禽兽,认我当干女儿。不信你看…”

 她说完,一脸天真的自己打开衣服,给王磊看她的部。

 “哇!俺看来你这房比崔瑷更美。”

 “老爹!你承认花大钱,也只是买旧鞋了吧!”这话让王磊,气的脸红脖子

 但也承认,外表不起眼的,心有其人之处!这可爱的子,不大,却令人爱不释手。

 王磊兴奋着,出手就一手抓一边。宋嫒佳忿忿骂了王磊一句,你要当畜生还是禽兽?伸手猛然一推,然后跳车就跑。

 紧追,王磊不小心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宋嫒佳回头扶起,面色愠怒:“年纪一大把了,还发什么疯?!”

 见王磊不语,她更使劲:“呸!有钱的,也不是人!”王磊脑羞成怒一下火了,一把搂住硬是抱回车上,再反捆了她的双手,把车直接开进就在不远处的汽车旅馆。

 见她狂骂,一掌打在空无一物的股上,拦抱起,感觉她很轻,似乎不到四十公斤,此刻两人面对面紧贴,宋嫒佳双脚悬在半空,身子一个劲儿地左拧右扭,想挣脱却是力气不够。

 “畜生!你放开我!放开我…”宋嫒佳扯开嗓子大叫,一边骂王磊一边想用脚踢他。

 王磊看她娇小个儿花拳绣腿,把她丢回上,俯身用身体住,分开她两条腿,用脚绕让她不能动弹。

 “俺倒要看看你这妮子下面?”“畜生?!”王磊被半的宋嫒佳骂到眼睛冒火,狠狠地瞪着:“俺就是畜生!怎样?连一万钱都不用付,俺今天不你才怪。”

 “畜生?!无赖!氓!”王磊真是要被气死了“看,俺哪儿像畜生?是你自己给俺,俺是看你漂亮才动手抓的。”这话讲的有道理,宋嫒佳霎时安静下来,狐疑地说:“也是我不对啦!”

 “嘁!就你这样的妮子,俺青岛街上一抓一大把,俺疯了才看得上你!”

 “呸!你又看扁台湾人,就说我很美,不信你看…”

 “那?又来了,你真要你吗?”抓她过来再骂,怪不得你这娃儿老被人占便宜。

 “你、你、你…”“俺、俺、俺…”一老一少吵不停,火气反而渐渐消了下来。仔细瞧瞧这泼辣小女子,其实还是养眼的。

 宋嫒佳调皮嘲讽:“男人都是畜生、禽兽…物化女,买不起就要强。”王磊顺着她话:“那俺问你,今天你和俺援?还是被禽兽霸王硬上弓?”

 “你变态!也不想自己几岁了?我像你女儿,你真能狠心用下去?”像我女儿?这话让王磊松开她的手,他还真像一个父亲,帮那娃儿理了理衣裳,还拿梳子顺了她头发说:“其实俺看你人娇小,但匀称到很美,俺真有这样的女儿,俺会死。”宋嫒佳话锋一转,又再多嘴“王大总!你不是坏人,真的该放了崔瑷,让有情人成眷属。”

 “放。是她为钱,还是俺绑着她?俺才不会那么没品,仗着有钱欺弱女子。

 好了,好了,我不想聊这个,你快开车,俺要回高雄。”宋嫒佳使劲在手肘,显然很疼,肯定已扭伤了,王磊伸手帮忙着。  m.bAwaNgXs.cOm
上章 瑷嫒惛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