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欣儿 下章
第七章
 我边求饶边扭着股,享受着被冲刷的剧烈刺。浑然不在意,自己身处公共场合的危险环境,仅要一点失误,便能毁掉我的人生。

 这时的我,沉醉在受辱的欢乐当中,失且难以自拔。主人随意地开口,我都会忠心地完成。

 绷!绳索拉紧,在我的润嘴上。迫开我上下两排的整齐牙齿,残忍地勒进我的口腔里。接着,一左一右、一右一左,拉锯扯动到我嘴角生疼。

 “呜呜…疼…”“小奴,这才刚开始呢。”主人把绵绳多绕四圈,厚度跟度增加,并在我的后脑打结“昂起头,给我好好忍耐。”

 啪!股被强硬地了一下,疼痛窜上脑袋,被动抬头。不过这巴掌的打击,溅得我

 “唔啊…”才喊出声音,就发觉到主人又一轮动作起来。迅速地把残余绳子往下拉直,紧贴我的背部,穿过我着玩具的股沟,来到前面的肚脐部位。

 打结,环绕,巧手稔地做出丁字绳,在我几个眨眼间。随后,掏出口袋的手机对着我,记录下璀璨的片刻:“定格,别动!”喀擦。闪光灯夺去我的视线,一片白茫茫。这是张户外羞辱的照片,成为我头一次实调中美丽的画面之一。

 在洒着阳光的落地镜前,有位穿着粉红色连身裙、绑着马尾的清纯美女,无助地跪趴在酒红的沙发上。

 裙摆被掀开,出浑圆白股跟私密,没有穿着内,而是满充斥的蝴蝶跟金属,配上红绳的勒口还有绳

 梦寐以求的被模样,正是我自己。此后,我不知道怎么离开咖啡厅。大概是整个过程,过于辱跟羞愧,让我的记忆出现断层。

 隐约记得,主人拍下许多张各种角度的魅惑照片后,才解开我嘴上的红绳,遗留下体的丁字绳,牵着迷糊糊、痴情在的我,来到大街上。

 在道路喧闹的环境,跟污浊的空气下,令我意识到自己离开二楼的座席。

 …我,我怎么就这样毫无反抗地走出来呢?太、太羞人啦…之后,我们走入一旁的地下街。

 赫然发现,体内两个玩意的安置,简直就是征服女人的大杀器。自以为平时网调的训练,就能习惯这两个用具的调戏,有自信长时间亦能忍耐下去。

 但真正实践才知道,走路跟躺在上是天堂跟地狱的差别。不到十公尺的阶梯,我就觉得像是走公园的健康步道。每一步的落点,皆会牵引着我下体的神经。

 挤、扭动,抨击着一连串无法形容的快,针刺我的娇躯。体的感,更清楚地体验着蝴蝶跟的运作。

 眼被满,想要收缩却被无情地扩张。直肠的动,也跟着绷紧放松的循环活动。

 乞求被男人入蹂躏的念头,逐渐地放大。汁想要出来,却被蝴蝶给堵住,仅能在一收一缩的时候,从边缘挤出些许来舒缓。

 而且,身体本能地想把这两个玩意给推出,但没意料到绳拘束,总是吐出略为的空隙,随即又被阻止的推回去。

 反覆的折磨,撕裂扯拉我的灵魂,一直轮回着崩解与拼贴的过程…主人的步伐不快,但迈出的脚步很大,每次都是两个阶梯的跨越,让我有种被强,要跟上又跟不上的吊诡滋味。

 “主人…能…能,慢一点吗?”走到楼梯中段平台,我气吁吁地提问。

 往常没有放在眼里的阶梯,今格外地漫长。还走不到一半,我就觉得腿软无力,怎样也无法坚持下去。

 这初次现实调教的力度,比我想像中还要强。他停顿一下,气地对我低声说:“走越慢,就会折腾更久喔。”温文儒雅的面具慢慢褪下,换上施严厉的主子容貌,又令我回忆起方才咖啡厅的情景。

 不怀好意地神情,凝视着我想要卷缩到一旁。然后,他的左手不自然地伸进左边的口袋,意有所图。

 倏地,脑海的恐惧闪过电弧的一线,直觉地认为主人又要恶作剧来欺凌我。果真,乌鸦嘴马上灵验。嗡嗡嗡嗡…我全然忘记,小里的蝴蝶,内建马达能被远端遥控的功效。

 才突然顿悟,纸袋里没有看到遥控器,原来是被主人给携带身边,不是忘记。

 随后,来自腔道跟蒂的突然震动,让我失足瘫软。

 “唔!”我哽咽地喊出一声,脚步踉跄。跟咖啡厅的羞摄影比较起来,这时在楼梯即时被强迫控制的侮辱,加倍剧烈地涌上整个大脑,窜在我的娇体,接着一阵又一阵的袭击。

 反观主人,则是有心理准备扶着我的肢,却令马达震动更为显着。!

 …绝对是主人故意的…旁边人来人往的过客距离我没有半米,极度的恐惧掐捏着我的心,好像快从嘴里吐出来般,肾上腺素疯狂分泌。

 我的不寻常模样,换来他们的怀疑注视,当下自身有如被扫描透视,深怕被人给看穿。

 “嗯。”我摀住嘴,不让呻溢出。咬紧牙,故装镇定,右手按在小腹,两腿膝盖合紧,伪装成有点不适,显得心虚。

 尽管如此,蝴蝶的运作无停止地持续,反倒是提高了档速,冲锋我的感处。

 “欣儿,还好吗?”主人还伪装担忧地关心,眼瞳却是看热闹的神色。…唔,真是太坏了…

 “咯…咯咯…”两排牙齿都在颤抖,眼皮虚眼忍受,用嘴型央求着他:“…

 饶了…奴儿吧…

 “噗滋!我的挣扎,却形成反效果。强行按抑望的下场,就是一股暖跟我淘气的对抗。

 不知道是水,或是水,就这样浸在内上。…啊呀!怎会这样呢…我失了吗?“呜呼。”

 暖意过后,身体顿时虚软,一声筋疲力竭地娇,昏眩地靠躺在主人身上。

 事实上,是我红到无法面对人群的脸蛋,不想给人看见。好似高,又不是高,就差一点点的缺憾,仍是我无法触手可及的地域。

 这关键的下一秒,我体内的玩具愕然熄火,彷佛在主人的精准掌控下,连擅自攀登巅峰的权利都没有。

 部整片泥泞,正渐渐弄到大腿上。

 “是不是到不要不要的…”他搂着我的肩膀,小声地对我说:“…还差得远呢,欣奴。这段路,还很漫长喔…”说完,搀扶着我的细,用力地捏我的,令疼痛提升我的专注,好继续向前。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感觉从见了面开始,所有的节奏都操控在主人的手中,连一点拒绝都做不到。

 所有我的言行举止,内心反应,没有任何一项,超乎他的设想,全数掌握。

 不停地引导发,撞破自己的极限,好比现在这般刺大胆的调教项目,都跳过往文字的场景戏,一比一地忠实打造呈现。

 很多我仅有印象的记忆,慢慢地苏醒透晰。那些主人曾说过的调教方式,在脑海里组合成画面。收集打理,排列整齐。身子不堪,两个孔,若非最后的理智告诫着我这里是公共场所,我可能就跪在主人面前,或是部,摆出他说出的任何姿势,求他狠狠地干我、我,就算玩坏也无妨。

 难以相信,被倾心的自己,居然连身为人的尊严都可以放弃,甘愿成为他的奴隶、母狗,玩具。

 只求自己内心的寂寞,身体的空虚,能被填平。

 “呼…嗯哈…喔呼…”我大口大口的娇。主人则是很温柔地守护着我,宽厚的右手勾住我的肩膀,宛如热恋的情侣黏腻。

 左手在口袋,维持着一丝高冷。殊不知,这全部都是假象,遮掩主子的坏心肠。

 抱紧我,只是不让我有任何挣脱的机会,那怕我本来就不会抵抗。左手入的口袋,放着蝴蝶的专属遥控器。

 随着主子的心情,不断地变化震动的频率,观赏我羞离的样子跟神情。

 弱档震动、关闭、中档震动、弱档震动、关闭、强档震动、弱档震动、中档震动、关闭…

 搞不清楚的节奏,不间断地上映。把我玩得不上不下,每每要品尝高,就会被转换的速度打断我的念,中止我攀升的沉浸。

 有股自己被关在玻璃瓶,望着顶端的口想要逃出,却住进退不得。

 “哦…哈啊…喔唔…”四周的店面,我无心留栈。对比主人饶有兴致的逛赏,我们的角色完全相反。全副的心神,皆投入在两个满玩具的口“…嗯咿…噢哈…嗯哼…“嘴角沾黏的唾,也没有气力去舐。任由口水淌到下巴,眼神迷茫。

 沉醉在这番被调教的时光中,犹若被催眠般,不愿清醒。终于,被主人牵引的我,来到一个巨大的地图墙,在地下街的广场中心。

 两眼失神,火焚身,身体的感,跟着来到一个巅峰。我满脑子都是期望高、高、高的心绪,就算开口想要表达,发出的声音都是呻

 “主…喔喔…人…”我哭无泪地喊着他的名。松开扶持我的肩膀,绕到我的身后。主人的右手指在地图的某个角落,左手伸出口袋,靠放在我的小腹上,将我包裹在他的膛内。

 浑然不知,他到底想要干嘛?“欣奴,等等沿着四号出口,就会抵达我们中午用餐的地方啰。”主人公布了答案后,话语一转:“忍耐很久,对吧?想要奖励,是不是呀…”

 他刻意卖个关子,轻轻地在我耳边吐气。温热夹杂薄荷的气吹进耳朵,身体不自觉地抖缩。

 “…那么,在这高吧!”啥!?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随即,小腹感觉到主人的左手抓着某个硬硬的物体,正在拨弄。万万没料想到,我千辛万苦期盼的“愉。”

 奖励,居然会在此刻降临,措手不及。弱、中、强,来到最高的档速。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刹那间,时间好像暂停,体内所有细胞的累积快乐,不受拒绝地全数汇集到我的眼,甚至蒂,都瞬间被点燃引爆。

 天啊…是的、好像、对,我在地下街的广场上,巨大地图的前面,周围充斥人群的场所,主人的怀抱下。

 双腿半开,抖动身体,靠躺在主人的膛上,接着我生平第一次、深深烙印在灵魂的第一次,无法言喻的──高

 我?丢?了…

 ----

 回忆至此,手中不知何时握起自己的手机。通讯软体的纪录里,主人传来的晚安讯息在数小时前,这时应该正在睡梦中吧?随即,又浏览起手机中保存的调教照片,一张张历历在目。

 不论是时间、场地,调教的手法,了然于心,深切牢记。自己的变态体,被主人摆弄成各种姿势,拍摄成完美的作品,赏心悦目。

 每一张的神情,都是愉解放,最真实的自己。仅有他,能让我真正的开心,无论是身体或心灵。

 …想主人了…夜深人静,特别思念。不知不觉,跟了主人大半年的时光,像是寻觅到窝心的角落,不再被寂寞的黑暗夜晚给困扰。

 我的忧郁病情,随之无药而癒,消失无影。就算有着男友,哪怕之后进入婚姻的生活,我也希望留在主人身边,在不干扰彼此的日常生活下,陪伴、伺候着他。

 对此,我不后悔,纯属自愿。

 “啊哈…”尽管疲倦,左手却是想要去抚摸起自己的感地。

 那突起在房顶端上的圆点,左右皆立。想捏,想,想,想扯,想要放纵。

 思念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被的丝丝情成河,渐渐地淹上我的咽喉跟鼻尖。

 明明才分开不到几天时光,现在又无比地想要再次见主人。臣服在他的脚下,受尽折腾跟苦痛,才显得自己的存在,货真价实。

 噗噜…看不见的无形黑水过额头,将我灭顶。被名为“主人。”的海洋,噬一干二净。什么权利都被剥夺殆尽,所有行为都经过他的允许。

 悬空的左手定格,被桎梏地不敢继续动作。

 “主人…庭胜主人…”我喃喃自语“…欣儿想你…想您…”手机萤幕,漾着白光,是主人把自己搂进怀里的甜蜜合照。少少几张,格外珍惜。指尖碰触他的脸庞,彷若主人就在身边。跟照片里相同动作,宠溺着疼爱我。

 右上角的时间,显示凌晨二点四十三分…

 “嗯,该睡了…”赶紧把萤幕的相簿给关闭“…再不睡,被主人知道又要倒大楣。”  m.BAwAnGxs.Com
上章 欣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