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欣儿 下章
第四章
 说也奇怪,我认识的好多姐妹们的男友,皆是相同的情形,极少有例外。

 好似男人天生的基因里就对打扫有缺憾,不管是再怎样干净的房间,不出三天的光,就能弄得像是猪窝。

 因此,每次来到他租屋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替他收拾整洁。相反的,男友习惯地到剩一条内,自顾自地去冰箱拿出饮料,马上到沙发报到,拿着遥控器看电视,把我的所作所为视为应该的。

 明明我们是在同一个房间,却彷若两个不同的世界,天差地远。他哈哈大笑地看着节目,我则是像个女仆,拿着一堆清洁用具,挽起衣袖劳动着。

 顿时,我又回想起下午跟芬妮聊天的内容…如果真下嫁给男友的话,会如同她所言,幸福吗?

 是不是,三十岁、四十岁之后,无止尽地每天上演同样剧情呢?我不敢想像,也不愿意。

 念头一闪,我又想起主人了…温文儒雅,洁身主动,很多事情都是以我为中心,令我徜徉在他营造给我的世界里。

 调教时严厉独裁,平时温和贴心。不需要太多烦恼跟抱怨,乖乖服从就好。

 犹若是上瘾般的陶醉,深深地无法自拔。跟男友孩子气的言行比较起来,有如天壤之别。

 不过,男友除去这些缺点外,也对自己很好,瑕不掩瑜。当然,能够改进一下,我会更爱他。整顿完毕,我独自到卫生间,褪下满身汗臭的衣物,准备盥洗。

 浴室内,有着一面很大的宽镜,据说是上一个男住户所遗留的。也不知道那个户主在想什么变态思维。这么一大个镜子,随时都能从不同角度把自己的赤体给看光光。

 唔…这个设计的盲点,很轻易地突破。如果不是花花公子,就是传说中腐女最爱的场面…

 所以,男友自从搬到这个新租屋后,就爱上与我在浴室里做的滋味。

 尽管做完洗澡很舒服,但在狭隘的空间,难免不自在。哗啦哗啦!水龙头打开,花洒的珠洒落。劳动后的热水澡,每次都是心旷神怡。

 “琪,我要进来洗啰。”男友在客厅呼喊。不用等到我回复,几秒钟后他就会很主动地开门闯入“嘿嘿,我们一起洗澡吧。”

 满脸的不良笑容,我就知道他想干嘛。男女朋友间最热情的行为,被他巧妙地完美诠释。

 青春活力的健壮体,仅穿着遮蔽下体的内。霎时间,飘散出诡谲的味道破开淋浴间的气,转化成绯的轨迹,扩张这密闭的空间。

 是种混合着男人体汗跟下的气,浓郁且快速地窜入我鼻腔里。又臭又难闻,不过会让我的神经瞬间绷紧。

 “你干嘛啦…”我一手摀着部,一手遮着私密,皱眉地说:“…每次洗澡就跑进来…唔!就像个发情的小公狗…”我愈嫌弃他愈得意。身为男人的原始野,立即就超越理智,三五下就把内光,强袭地朝我过来。

 就算我想阻止也没用,依旧是固然自我。必须说,无论是哪个年纪的男人,这种对于繁衍的饥渴侵略就宛如深蒂固。

 不需要任何的学习,都能直觉地施展。甚至是主人,也会这样…男友从后面抱住我,一同沉浸在莲蓬头的水雾下。强壮双臂环在我间,火烫的体温从我后背传来。

 整个身躯,紧贴着我毫无隙。很温,很暖,比起上头冲淋的热水,还要明显炙烫。

 我的两手撑在镜子上,瞥见镶嵌颗颗水珠的平面,投映出我润散发的朦胧娇躯,成又充满魅力。

 一对峰受地球引力地垂下,雕塑着两颗精致的小巧樱桃,连绵向下出平坦的小腹,隐没在那娇的股丘。

 “唔…呼…”他的亲密接触,让我一瞬间就点燃起来“…放开啦…”

 我没好气地抗拒,换来他的无视。男友的两手袭上我的,我马上就支撑不住地开始腿软。

 紧接着,他的手指攀上我的蓓蕾,路地轻捏着玩。触电的刺,被点火地在身体内奔起来。

 “嗯呢!”我嘤咛起来。也不知道为何,我总是无法抵御他的爱抚,好似肚子饥饿的感觉,亟需要从男友身上获取需要的养分,填满我的空虚体。

 然后,主动地向他要求更多,彷佛是只贪婪的小馋猫。

 “嗯哈…”我的呻掩没在水声里,但自己却清楚地听见“…哦喔…用力点…喔呼…好舒服…”

 镜子里的大手,着我的部,将我的肌肤,染上天然的苹果红。蔓延到锁骨、脖颈,甚至是脸颊,媚惑糜,说不出的丽。

 我凝视着他,他也望着我。我享受地眯起眼,秀发垂落,淋淋的水珠沾上嘴,换来他一声嗤笑:“舒服吧?头都这么硬了。”

 “嗯…”我用闷哼来回应。忽然,他手指施力,抓起我感的头。我吃痛地昂起脖首,有点恼怒地瞪着镜子里的男友。

 这时,我察觉我的股沟,被坚硬玩意给顶上。唔…是男友的,已充血膨

 引人犯罪的画面,就展在我跟他的面前。尽管看过很多次这样的自己,也仍是觉得害羞又,看得我脸红心跳,情动增生。

 这点,男友就跟主人很像,以弄羞我为乐。不过…两人的方式却是大大不同。

 一个是调情直接,另一个是拘束胁迫,比较起来难分轩轾,但后者更让我望的湖泊涌泉爆发。

 不过面对男友时,我比较释放,是处于平等的地位,不似跟主人调教时的乖巧顺从。

 把自己的情绪操纵在自己身上,控制着爱的节奏。

 “想被啦?”他直白地问着,着我耳垂“被亲亲老公的大入你的小吗?”

 “快来啦…”我扭动身子。男友得更卖力,操控着我的两颗小尖,在他指腹间不断地

 映衬着温水的辅助润滑,产生的快乐是加倍的。而且,还有镜子。这万恶的道具,简直就是折磨我设计的。

 无论是主人,或是男友,都喜欢要我观赏自己发情的模样。

 “唔嗯…哈喔…别,别玩…哦咿…头…喔呼…”我软绵绵地呻,嘴里的娇嗔宛如拒还“…嗯咿…小呢…哈啊…”我的语,令男友越来越兴奋,我也是愈来愈难耐。不自觉地扭着股,下地引导着具来抵达正确的位置。

 在温水淌的抚摸下,漉漉的感觉爬满神经。…好想被入呀…

 “琪,我要你。”正当我快要失去理智的时候,男友也跟着开口。一如往常的坦白,告诉着我他最真实的希冀。

 “我…给我…”有了他的先行,我也很自然地回应“进来…”

 一个大野狼要吃掉小红帽前的场景。赤人身体,布满着洁净地水滴,忍不住让人想去舐几口的女,正是动情离的自己。

 男友又吻又亲,从耳朵到脖颈,并用一手玩我的峰,另一手抚摸我颤抖的身体。

 沿路向下,越过肚脐来到润火烫的下体。手掌探入,路地探索着密境。

 然我本身在跟了主人之后,就养成剃的习惯,更让男友直接就碰触到我最感的地点。

 “好喔…咕啾咕啾的,是因为在想我的大吗?”他明知故问,指头轻碰我蒂,慢慢地褪开包皮。

 “唔喔!”我受到强烈刺地叫喊出来。

 “琪,你的小正在不停地收缩呀。”男友还适时提醒,并摆动骨,沉势戳入:“啊,进去了。”

 “喔…”脑子顿时空白。一种难以言喻的足感,填平我最空虚的缺块。拼上主人调教后的最后一片图形,令我的身体呈现圆满。

 “我要…嗯啊…”我渴望地撑着镜面,感受着男友用后背式的体位满到底“…好大,好满…哈喔…”

 具在腔道内像是茶叶的舒展,把我的璧完全契合。习惯自如的角度,整深入到我的核心。

 接着,浑身麻难耐,快窜,彷佛血爆走涌,挟带着一波波的欢乐,从头到脚将我冲刷。

 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啪哒!满身水珠的鲜体,被男友从后面猛力进击,幽怨又舒坦的矛盾表情,这样的情绪无法言喻。

 嘴微微张开,出悦耳的娇啼。他的舌头灵巧地搅弄,舐着我脸颊、耳尖,厚脖各各感的神经。

 啧啧的声不断地响着,没有遗漏地入我的内心里。

 “嗯呀…用力点…好,好舒服…哈啊…喔哦…”我不停地啼,伴随着男友对我尖的调戏。

 从害羞到享受,最后变成洒个不停,水滴四处跳动的鲜美甘泉。两脚半开,顺着她的卖力一,进行原始本能地繁衍,在浴室里…

 ----

 盘肠大战,情织,男女之间的爱,品尝一次次的愉悦。从卫生间做到卧房,由站立到趴躺,彼此的汗水跟体纠杂,回味无穷。

 完事后,整个里充满着男友火烫烫的浓稠,随便动作都能感觉到那体的挤出动。

 漉漉的滑腻,彷佛吃撑般通体舒畅。更具体地说,就犹如干旱许久的沙漠仙人掌,在一场及时雨下,弭平饥渴的细胞,恢复生命的菁华。

 缴完公粮的男友,一脸气吁吁,眼皮搐,彷佛被榨干的种马,疲累地大字型躺在上,不想动弹。

 才没躺下几分钟,就进入深沉的梦乡,呼呼大睡。

 “呼噜…呼呼…”他平稳地呼吸着。反观我,浑身的仍未完全平息,澎派的躁动心跳,享受着高后的蒙余韵,不自觉地放松地靠躺在头边,品味着片刻的宁静与舒畅。

 这一个人独处尚未入眠的夜晚,莫名地令我回忆起跟主人的相识情形。类似今晚,夜深人静。难忘那时,是男友第一次提起关于未来的打算,讨论彼此结婚的相关事宜,在我们交往两年的暑假。

 当然,两个人谈起来很开心,很梦幻,很期待。随之,趁着周末假,邀约各自双方的家长,初次见面,是在一间高档的顶楼餐厅,能眺望外头的怡人风景。

 食物很好吃,是我爱的西餐,景很美丽,有山有水的映衬。可惜双方父母有点冷淡,话不投机。

 尽管是单纯的见面吃饭,但家长们暗地的锋波涛汹涌。这场饭局,最后沦为不而散。之后,我就夹在男友跟自己父母的冲突对立间,犹如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搞得身心俱疲,渐渐地罹患忧郁疾病。

 焦虑、失眠,常常突然地崩溃哭泣,伫立每一个夜晚里。无人可以倾诉,也不知道该怎么吐,盲目地找寻解的管道,尝试菸与喝酒,透过外物麻痹自己。可惜…成效有限。香菸的苦味,不似他人口中的寂寞排除圣品,反让我肺部难受跟恶心,整个呼吸道充斥着这味道,时不时地咳嗽。

 而酒更仅是短暂的迷茫,当下很、飘飘然,但清醒后加倍孤寂。搞不懂,为何世人都说这两样玩意,可以化解忧郁。

 骗人的吧!效果不如预期,我又找寻别的方式,打发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时光。

 开始大量地观赏电影、阅读小说,玩起通讯软体的群组,走马看花这一大片杂七杂八的堆砌,度过一个个深夜光

 无意间,接触到sm这领域,一个难以言喻的微妙世界。沉,迅速,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狂热地爱上这忌的第一次级文化。

 陶醉在一篇又一篇、一张又一张,一部又一部关于sm的小说、照片、影视里,莫名地代谢着我累积许久的负面情绪。

 总觉得如此自己就好像故事的主人翁,经历着一场场的待中,超脱体的桎梏,昇华灵魂。

 也渐渐地每天幻想着,被一个自己甘愿臣服的主人拥有下,恣意地侮辱、待、折磨,然后身体跟灵魂都给他给牢牢掌握。

 无论是在日常生活,甚至连跟男友做中,都会不自觉地妄想着各种不同的调教情节,搞得自己润无比,情起来就自,无视何时何地。

 教室内、楼梯间、宿舍里,只要足够安全跟隐密,都是我愉放纵地游戏场地,留下的痕迹…

 不过,愈是这样,就愈觉得不够足,登顶完仍满脑子想要更多受辱,却不知怎么化解这样的闷绝。

 光靠自己的幻想,还是感觉缺少那一点关键,体悟不到我希冀的至高快乐。

 而这火焚身的状态下,我也把主意动到男友身上。爱中隐喻地暗示,然他丝毫没有任何想法。还以为是他自己变得更猛更厉害,随便都能让我高,大大地增加他的自信跟得意。  M.baWaNgXS.cOM
上章 欣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