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音乐爱情点播站 下章
第1章至第2章
 让你哭红了眼睛01

 难道你真的要放弃,不愿听我说对不起,从此就要分离,不看不问不想不睬又不理,只能怪我自己,都怪我那一天太粗心无意叫错了名字,心中有太多太多歉意。

 真的来不及、来不及、来不及说明却已经伤了你的心,让你红了眼睛哭红了眼睛,都是我不对,让你红了眼睛哭红了眼睛,都是我不对。

 ***

 『各位听众,这首歌是痛苦的悔恨点给他最心爱的女子-安琪,希望安琪能够早一点原谅悔恨,其实,安琪也不需要生那么大的气吧?你的名字实在太过于大众化了啊,如果发音有一点的错误就会变成另外一个名字,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嘛,你就原谅他一回吧,好了,安妮明天相同的时间跟您空中再会。』程绿晴怒不可遏的将收音机关掉。

 “王八蛋。”

 “你不要再玩了啦,我看阿杰是真的很爱你,每年的今天他都会点播这首歌给你听,你到底还要气多久啊?我每次看到阿杰脸上那种悔不当初的痛苦表情,就觉得他很可怜ㄟ,都已经五年了,你明明也还爱着他的,不是吗?为什么要这样彼此折磨呢?”

 程紫晴真的不懂二姐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她不想再见到那个对二姐死心塌地的男人了,她怕自己会把持不住自己爱他的心。

 “我也知道我不该这么做,可是,他叫的是大姐的名字,那就表示他从头到尾爱的人就是大姐啊,那么,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程绿晴一脸的丧气。

 “那也不用骗他啊,你骗阿杰说自己死了,这样有比较好吗?这个打击太大了,大到让阿杰走不出来,这几年这样看下来,阿杰从彻底的疯狂到整个沉入自己的世界,他一直都让人很担心,你自己不也是担心的要死吗?又何苦要这样的互相折磨呢?”

 一直都不说话的程蓝晴出声了“你不要拿我当藉口,小绿,你是因为容貌的关系吧?”

 程绿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想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阿杰都不会嫌弃你的,你又何必这样呢?”

 程蓝晴只觉得自己的大妹在庸人自扰。姐儿爱俏,有哪个女人能够接受自己被毁容的打击呢?没有人能够懂她的心情的。

 程绿晴在心里痛苦的想着。

 “小绿,你对你自己没有信心吗?还是你对阿杰没有信心呢?”

 程蓝晴见劝说没有,只好使用将法。程绿晴没有回话,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大姐。

 “你怕你现在的容貌让阿杰看不上眼,所以你就用这种方法要让阿杰永远都忘不了你程绿晴,我说的没错吧?”程蓝晴故意一脸的鄙夷。

 “二姐,你这样就太过份了吧?”程紫晴听了很不高兴。

 “随便你们怎么说吧,我什么都不想辩解,反正,欠阿杰的我一定会还给他的。”程绿晴淡淡的说。

 “感情你要怎么还啊?你真的…”程紫晴还想多讲几句,但是程绿晴什么都不想听,她站起来,往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程蓝晴叫住了她。她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淡淡的回了句:“散步。”就离开了。

 让你哭红了眼睛02(H,慎入)

 程绿晴坐在静谧的咖啡厅之中,她知道这件事情迟早都是要解决的,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现在的他虽然沉静,跟他以前开朗乐天的模样大相迳庭,但是现在的他有了活下去的动力,那支持他的动力就是让『Tina』比他更痛苦。

 没错,那个『Tina』就是她,她想到他对『Tina』的恨意就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但是她知道这是她欠他的,是她说谎欺骗他所要付出的代价。

 想到那一天要不是她心血来的去他家里看他,她也就不会发现他浑身是血的倒在家中,想到她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他,她心里的痛楚及恐慌早就让她失去了理智,在送走了为他治疗的家庭医生之后…

 “你这样做你的女朋友也回不来了,你这又是何苦呢?”程绿晴看见他脸色苍白的瞪着她,心里也是一阵的不好过。

 “你是谁?为什么会有我家的钥匙?”他毫不领情她才刚救回他一条命,毫无生气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我…我叫做『Tina』,你家的钥匙是一个叫做安琪的女孩在她断气之前交给我的。”她要让他产生求生意志,这阵子的他让很多人都很担心。

 “你…你是目击者吗?你有看到是谁撞了安琪吗?”一股熊熊的恨火在他的眼中燃烧着。

 “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人,让他在有生之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听到这句话,程绿晴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撞死她的就是我。”他动作快速的站起来,双手紧掐住她的脖子。

 “你这个杀人凶手。”“杀了我吧,这样我就跟你们互不相欠。”程绿晴太懂得如何拨起他的怒火了。

 他见这个女人如此的自以为是的模样,恨得热血冲脑,一时竟失去了理智。

 他毅然地伸出手指,突如其然地逗弄着她的嫣红,狂妄放胆说出一堆令她目瞪口呆的话。

 “杀了你这个杀人凶手,难道不会太过于便宜你了吗?我就是为了这原因,才没有那么快的去陪安琪,因为我要替她报仇,报仇的方式有很多种,一个女人最痛苦的不就是失身给一个对她没有感情的男人了吗?我刚刚说过,我会让你在有生之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他深邃的眼睛直视着她,恨意深浓地说着。

 “…”程绿晴没想到他的态度会来个大逆转,脸色顿时白如纸似的,惊诧地说不出话来。

 瞧程绿晴整个人呆楞在那里,他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笑,便更进一步地戏弄着她。

 他轻轻的拨弄着她额头的发稍,她急得低下了头,微闭上了双眼。他狠下心双手把程绿晴给搂在怀里,拥着这柔弱无骨般的可人儿,只感觉到她微弱的颤抖着。

 这表现的像独处习惯了的女人,似乎完全无法抗拒他这突而其来的惑。

 他开始轻吻着程绿晴的额头、眼睛、鼻尖,然后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樱,他缓缓地用尖微微碰着她的樱,她并没有拒绝。

 他让自己的薄紧印上她的樱,并将舌尖伸到她双之间去,轻轻的扣启她的贝齿。

 此时,程绿晴的身躯已经软化于他的怀中,小鸟依人地闭起双眼靠在他的膛里。

 他见是时机了,急忙灵巧的开始为她下身上的衣服。她这才回过神来,讶然地轻唉声哀求他别这样,然而他却不以为然,他要惩罚她,让她痛苦,怎么可能会就此松手呢?他继续地光她的外衣,并且把她推倒在上。

 他跟着也光自己的衣服,毅然地站在她的面前,让她睁着惊叹的大眼,仔细地瞧着。

 只见她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本想立即站起离去,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情感在体内燃烧着,连舌尖也不住地伸出,滋润着她干燥的双

 “是时候了!”他把她头发拨到颈后,开始解开她罩的扣子,她微弱的移动身子,任由着他解掉自己的罩。

 她粉如樱桃似的蓓蕾,小巧的点在房上。望着她形状完美的雪,他呆了一下,几乎是整个人站在边痴痴的看着。

 “你跟安琪有着一样雪白的肌肤…”程绿晴不安的变换着各种平躺姿势,似乎是让他更清楚地看着她那突出雪的每个部位。

 这时候,他的硬也已经膨起,并感到有些晕眩。

 “喔!你看,我的雄伟硬得有如一座帐篷了呢。”

 他说着让她听了脸红耳赤的下话,却还是忍不住的扑了上去,把自己的硬给挤入程绿晴的樱里,要她帮他含弄着。

 她困难的吐着他的硬,喉咙亦发出喃喃的呓语。然而,程绿晴不曾有过经验,她的嘴上技巧青得很,贝齿好几次都弄痛了他硬的前端,而她自己也多次的因为被他壮的硬,深推入喉内,几乎哽阻得她咳个不停。

 然而,持续了一阵子的吐动作,程绿晴没一会儿便慢慢的习惯了。只见她张开了口,伸出香甜的舌尖,疯狂地点着他硬前端的隙间,接着又急着把他的硬回她口中,使劲着。

 “嗯,你让我极了,真不愧是不知羞的女人啊,才玩了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技巧!”

 他出言讽刺的说,却继续任程绿晴含啜着,享乐于她所带给自己的销魂触感,直到他几乎快达到高了才即时了出来。

 他可不想让这个女人这么好过。他这时也上了,趴在程绿晴丰盈的成身子之上,并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寻着她香甜软滑的舌头。

 她也抛弃了所谓的女矜持,把他的舌头紧迫地含住,任舌尖在里头戏玩着、挑逗着她的香舌。

 他积极地追逐着她那顽皮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她的香舌紧住,并用力的她嘴中芬芳的

 突然,程绿晴的身体突然一颤,将身子一弓,向他的上,那一触的刹那间,他可以感到她微突的蓓蕾传来一股热

 他知道她想要了,于是,更狂热的吻着她微颤的双,一只手圈着她的颈子,让右手轻轻游下,轻轻握住立的房,用食指和大拇指她粉如樱桃似的蓓蕾,让它由柔软慢慢硬起,并凸出了整整约一公分之多。

 他将头移下,拥吻着程绿晴细雪白的颈部,右手更用力的握弄她的雪

 她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声的呻,身躯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人的感度直升一百点。

 “下的女人。”他边骂边火热地将头埋入她的双之中,在那深渊的沟间狂妄地摩擦着,他的脸把她白晰晰的美丽雪,擦得呈现出一片片的红印,但这却使得原本苍白软的双,衬着红,勇然的硬立着。

 原本粉红的蓓蕾,更是在情的充血下,散发出狂热的晕红。他再也忍不住了,猛然地下她身上唯一剩下的小内,程绿晴的双腿很自然的张了开来,并高高的起她的花向他。

 他那早已充到微疼的硬,恣意立着,他跪坐在她身子下方,手指轻轻的爱抚她的花外的隙处,让她的甬道渐渐的热,再吻着她的樱,一只手换的轮的逗弄那两个粉,然后才慢慢的握着壮的硬进她的花之间。

 她的花壁软,他硬的前端在入那一刻非常舒服。然而,壁却有点紧缩,不知是否还不够多,她的甬道让他感到有点干涩。

 程绿晴的呻声也夹杂着哀嚎痛喊,她那不甚美丽的脸庞因为下身传来的痛楚,似乎有些扭曲了,他于是便慢慢地退出她的身体。

 “很痛吗?”他凑着她耳边,轻声的问道。

 “还…还好,没关系的!”他看得出程绿晴有些勉强的回答。

 “如果不痛的话,那我怎么能达成我的目的呢…”他一脸的恶坏笑。在说完这句话时,他将自己的硬硬生生的长驱直入,狠狠的冲破了她那象徵纯洁的薄膜,他的硬整个满了她的花,也引来了她的尖声叫痛。

 他深感到程绿晴温热的璧,紧密的包裹着他的硬,她没有完全润的甬道紧贴着他的硬,好像是要把他的硬给推出去的感觉,他把自己的硬用力的到底,抵在她的花心上,同时也感觉到一阵阵暖热电不断由硬自他的背部直涌而上,刺和兴奋感不断的升高、再升高…

 他开始用力的来回动着,也不管未经人事的她是否适应了没。程绿晴俏的脸涨成一片红,表情痛苦的喊着:“好痛啊…不要了…放了我…”

 双手并用力地抵住他的膛,指甲几乎都陷入了他的口。他不停的着自己的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程绿晴已经不再痛喊了,她开始迷糊糊地自口里传出声声不断的呻,整个雪白的身子陷入一阵阵的晃动,像是触了电似的。

 他加快冲刺的节奏,让她的呻喊叫声便慢慢一声一声的升高,他的硬被她紧致的甬道给着,那舒畅的快让他忍不住的着,男女的呻,再加上体互相拍打撞击的声音在这房间内响个不停。

 程绿晴在他疯狂的冲刺之中,达到了数次的高,双腿的肌连续的筋抖颤着,整个身子都因为兴奋而染上的嫣红的粉红色,这时他也感到自己的硬传来一阵一阵颤栗的兴奋,夹着肌动沿着脊椎直冲上脑门。

 他更加用力的动着自己的硬,作最后的冲刺,让硬的肌尽情紧缩,程绿晴更是连续不停的呻着,她的喊叫声直上云端。

 她的甬道紧夹着他的硬,他大口的气,热顿时倾涌而出、出、再出,那股强大的水全部都在她的花之中。

 那在她花深处的热让她又再一次的攀上了高。疯狂的快让程绿晴狂的颤抖了数下,才又逐渐的慢慢平静下来…他不停的着气,在出自己埋在她体内的硬,却惊然发觉硬的上方除了黏滑的之外,还沾染了少许的血丝。

 “嗯,还真的是第一次啊?很好,这让我报仇的快更加的舒畅。”他看着背着他躺在上,一脸木然的程绿晴,虽然说是这么说,他却发现自己居然在她的身上找到了深爱的安琪的影子。

 程绿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前他对自己都是极尽温柔呵护的,她从来都没看过他如此狂暴恶质的一面,他变得好像从地狱爬回来的恶魔,虽然说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都是自己害的,但是她还是觉得很害怕,不过这也是她自己应得的报应,不管他要对自己怎么样,她都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他看着她身上布满着青青紫紫的瘀痕,再看着她木然的表情,他发现自己身体内的火又情不自地燃烧了起来。

 他一把拉扯起她的长发,让她的上半身面对着她,他开始吻咬着程绿晴的、颈,再吻遍红的雪,在她的身上制造出更多的瘀痕。

 他的动作让她的呻声一波跟着一波的响起,阵阵的传入他的耳中。这时,他便用手推开她的大腿,轻抚着她的大腿内侧,她花外那浓密的细因为刚刚的高,染上了她亮亮的跟自己白浊的热,显得水人。

 她的浑圆,他松开了拉扯她长发的手,二只大掌掰开她的,专注的看着那小到不行的菊

 他把头抵在她的双腿之间,灵巧的舌尖不但轻挑着她粉的花瓣,还顺便吻着她的后,她突然疯狂的大声叫起来“阿杰…我…我爱你…阿杰…”

 她的喊叫内容让他吓了一跳,忙用右手掩住她的嘴,不高兴的瞪着她。

 “你这个女人心机真的很重,居然知道我的名字?还说你爱我?笑死人了,你有什么资格爱我啊?我们今天不过是第一次见面,你这女人就不知廉的躺在我这个陌生人的身下求我上你,你这种女人有什么资格说爱?我告诉你好了,我当你是女啊,懂吗?”

 他将自己的中指入她的花中,毫不怜香惜玉的着。听到他恶毒的话语,她忍不住的痛哭失声,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恨这个她所虚拟出来的肇事者?

 她因为他手指的入侵,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樱里则发出了压抑的呻

 他张开口贪婪的弄她那花外软粉红的花瓣,有时又轻咬她的花核,令程绿晴的更加有如决堤的水,狂涌而出,将她的花沾染得黏滑透。

 看见她有反应了,他直身子,握着早已变得壮的硬,扶起她的,再一次的进她,不过,这次并不是进入她软的花,而是将整个硬长完全进入了她紧得要命的后

 “啊…好痛啊…好痛…啊…”趴着的程绿晴努力的想要往前爬,却徒然无功,因为他的大手紧扣着她的,不让她移动。

 “痛吧?你现在所承受的痛还不及我失去安琪的痛,我要你知道我的痛有多痛。”他快速的进出她的后,他的硬被她的后紧咬着,进出有些困难,但是他仍是用力的着。

 “不要…好痛啊…救命啊…求求你…放了我…”程绿晴不停的哭喊着、求饶着。

 “不可能。”他一意孤行,猛烈用力的入她的后之中。程绿晴痛得昏了过去,身子往前一软,倒在了上,也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让他的硬滑出了她的后

 他把她的身子翻了过来,将自己尚未餍足的硬冲进她早已的花之中,静止不动的等待她醒过来。

 等不到五分钟他就等不及了,他拍打着她的脸蛋,确定她清醒了,就开始猛烈的着,她花口的瓣因为他硬壮而贴在他的硬上,随着他的入冲进花,也随着他的出而翻出,舒服的快让她发出了的呻声,男女爱的剧烈声响顿时迂回在整间室内…  m.BawAnGXS.cOM
上章 音乐爱情点播站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