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鱼小南 下章
第五章
  海天蓝隐瞒了小南的别,小南穿上吊带裙很可爱。午睡醒来小南就在房里东摸西摸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很奇怪,小南研究摆设,吊灯别墅里的四个男人研究小南。

 刘波问:“小南你用脚走路,脚不会痛吗?”童话故事里的人鱼公主变出双腿走在陆地上不是形容说,如同踩在钉子上吗?

 身为秘书的林挑眉毛看这刘波:“怎么了?我小时候不兴看过童话书?”

 “我没说。”刘波笑到,说实话他只是觉得好笑,五大三的男人原来也是听这童话故事长起来的。

 小南动了动秀气的脚趾头。

 “走久会痛,踩在石头上会痛,踩在沙地上就没关系,人鱼的尾巴触觉感,变成脚以后也很容易受伤。”

 “这样啊。明天去给你买双鞋吧?”

 “鞋是什么?”刘波坐在椅子上,退下自己的一只鞋给小南看。

 “就是这个穿在脚上的。”小南摇头。

 “我不要,人鱼最怕尾巴被住,如果是在海里,尾巴被东西包住,遇到危险就跑不掉了。”

 “小南人鱼的数量是不是很少阿,为什么陆地上很少有人知道你们的存在?”小南摇头。

 “听爷爷们说,很多年以前,人鱼试图与陆地人接触,可是陆地上的人都当我们是妖怪,有些人还想吃掉我们,所以大家就都撤离了海边去了深海,即使看到人类,和人类的机器也都远远的感觉到波动就离开了。”

 “小南当年你为什么救我?”

 “我本来是在看你坐的船,顺路偷吃一点儿你钓鱼竿上的鱼饵,可是谁知道你突然被人推下来,我怕你砸到我身上,本来游开了的,可是看到你一直下沉,样子很难过觉得好可怜所以冒着被妈妈骂的危险游下去拉你了。”

 “你们在海里怎么呼吸阿?”小南拉了拉耳朵。

 “在海里的时候鼻孔是封闭的,耳朵里有一些气孔,可以把海水里的氧气进去而把海水挡在外面。”

 “小南当年你看到那个推我下船的人了吗?”“看到。”“再看到他你是不是还能记得?”

 “你们陆地人变化好快啊,如果他变得不多也许可以阿。”海天蓝让水寒去调当年所有在那艘船上的人员的名册相片。

 一直隐藏在黑暗里试图让他死的人,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为了奖励小南,海天蓝给了他一个蛋卷。过凉的温度小南很不适应,等得它化了才吃。

 小舌头在手指、手臂上的油,小孩子还是喜欢吃甜食的。几个大人看着开始咽口水,然后纷纷离开冰箱里找冷饮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小南粉红色的小舌头在自己皮肤上去的让他们感觉身体的某处开始发热。

 海天蓝的脸色开始阴沉下来,都是男人,看他们的尴尬样子就知道在想什么。

 对这他的小南意,海天蓝心里开始发酸。说起来这三个人跟他到这里也要一个月了,受到刺想那事也情有可原。

 海天蓝等人回来,突然说。

 “每人放你们两天假,轮班休息去附近走走吧。”

 “谢谢总裁。”海天蓝拉起了小南。

 “看你吃的全身都是,进房去我给你擦擦吧。”把小南拉进房门,小南的蛋卷还没吃完,小舌头在眼前一下一下的滑在蛋卷上,可是海天蓝却感觉仿佛是在自己的下。

 下的器快速的膨起来。小心锁好门,把器从子中解放出来。亲一亲小南。

 “小南,蛋卷很甜吗?”“嗯!就是太冷了不太习惯。”小南宁愿等着它化了到手上才吃,突然小南想起什么。

 “大哥哥帮我把它弄暖。”小南硬把蛋卷进了海天蓝手里。白白的油化了海天蓝一手。小南的舌头追着溶化的油走。

 小南就像一只的小猫,笑得足。油从蛋卷下面出去滴在感的器上,海天蓝抖了一下把蛋卷举到了一边。

 没想到小南靠到他下,把上面那几滴油轻轻用舌头刮走了。海天蓝僵在那里,小南拉着他手臂,让他把蛋卷放下来。

 “大哥哥你的小海蛇似乎比手暖阿。”

 “你想做什么?”果然小南拉着他的手让蛋卷靠上了他的硬

 这算什么,冰火两重天?刚刚还是火热的器被突然冰了一下,感的抖动了几下。

 小南埋头在海天蓝下,贪婪的着上面快速溶化的白。这里触感好,又甜又滑。

 慢慢小南感觉油的味道变了,甜中带涩,而他不知道那已经掺进了海天蓝的。小南抬头。

 “没了。”“不!我可以让你吃到更多。”海天蓝快速的摞动器,让它出白,然后擦在小南上。

 小南用手指把白送进嘴里。是甜的,可是没有油那么甜不过不难吃就是了。

 小南手指,海天蓝着小南。裙子被掀到了部,海天蓝正用舌头品尝着小南前的小豆豆。

 “我爱你小南。”即使背德犯法,海天蓝也想拥有小南,从十五岁一直想到三十岁,那爱,那望自从看到小南就像火山爆发一样涌了出来。

 “爱!”小南很奇怪朋友之间不是都说喜欢吗?“我也喜欢大哥哥。”喜欢就要抱一抱,蹭尾巴。

 小南蹭进海天蓝怀里,双腿环上他的

 “小南喜欢被大哥哥抱,我的腿已经站酸了,陆地上生活好辛苦。”

 人鱼在陆地上走路,就跟人类在水里游泳一样,小南当那是运动的一种,站久了腿酸。

 怀抱着小南站起来,硬直接擦在了小南的股间。海天蓝托住小南的股,帮他稳住身体。

 “小南让我的小海蛇进入这里吧。”海天蓝的一手指伸进小南身下的小

 “嗯!不过等一下小海蛇吐出来的油要给小南吃。”

 “嗯!等一下我会给你很多。”硬寻到入口身进入,被小南身下的小嘴紧紧地含住了。

 海天蓝用力身向上,小南还在向下坐。

 “大哥哥你的小海蛇又把虫子带进去了,好,让它自己叼出来,不然小南要生气了。”

 ----

 果然他的父母进门就问。

 “这个小孩是谁?”口气不善,小南躲到了海天蓝身后,在小南看来,来的人很凶,象坏人。

 “他叫小南。”“儿子我看你病得不轻啊,小时候说见到美人鱼,大了没找到美人鱼竟然拐来一个小孩,你知道你这算什么?这是病,恋童癖。

 竟然还让人拍了照都不知道你看看这是什么?”海天蓝的母亲把照片扔到海天蓝脚下。小南指了指照片。

 “图片。”“不对,是照片,你跟我。”小南蹲下好奇的看。

 “可小南的尾巴明明是蓝色的。”海天蓝看看照片似乎有些偏,或者是阳光反的原因小南的尾巴变成了绿的。

 “可能是太阳光的原因。”“奥!”小南蹲在地上摆弄照片。

 “这孩子哪来的?”“来自海洋。”

 “不肯说实话是吗?那就送进孤儿院,你跟我们回去,否则我们就收回你手上的管理权,你要知道股东们已经对你的作为非常不满了。”

 “我正想与你们说,我决定辞去总裁职务,我名下的财产我都已经变现了,在太平洋中间买了一座小岛,我觉得那里比较适合我。”

 “你疯了!为什么?为了你见不得人的嗜好?”

 “你们错了我不是因为恋童而喜欢小南而是因为我爱的小南还是个孩子。”

 “你…”海天蓝的母亲还要说什么被他父亲拦住了。

 “儿子你要知道,为了让你登上总裁的位子我跟你妈妈费了多大力气,你现在说不做就不做了?怎么对得起我们?”

 “我是人,不是你们用来一统海运的工具。”

 “我们这都是为了谁啊?”

 “为了你们自己,当年你们为了从各自家族中颖而出,而选择了强强结合然后集合了两大家族,又把各自的股权和在一起,作了大股东进而控制海运,可你们知道管理权交给谁,都会有一方的家族反对,只有交给我这个融和了两大家族血统的人才能顺利拿下总裁的位置。我的出生只是一个工具,没有爱。”

 “谁告诉你这些的?”“爸爸你儿子今年三十岁,不是三岁。”

 “我们只有你一个儿子,你忍心这样对我们?”

 “爸爸,如果我没记错我还有一个大我五岁的哥哥,是你婚前与海边的一个渔家女生的,十五年前推我下海的也是他,你查出来可是确隐瞒了下来,在你眼里,我死了你跟妈妈可以再生一个,而那个人是你爱的女人生的,不能有事。他想我死,是嫉妒我拥有他不可能有的父爱,可是我真想告诉他,我才是没有爱的那一个。而他最少还能得到你的在乎和保护。”

 海天蓝的眼泪下来,他的出生注定是个悲剧。

 得不到爱,因为他的父母只是基于权势的合作关系,而他是他们精心设计的工具。

 小南抬头看到泪水,摸了摸海天蓝的眼角。

 “大哥哥你是在哭吗?”“我只是在为自己悲哀。”

 “爸爸说眼泪眼睛会红的,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会因为你哭而改变,发脾气的时候可以打架,打完也就算了,眼泪不值得。”海天蓝抱住小南,笑了笑,小南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他。

 小南擦着海天蓝的泪水,送进嘴里尝了尝。

 “海水的味道。”海天蓝的话让他的父母都很尴尬。他妈妈的话软下来。

 “你先跟我们回去,别的事可以再商量,如果这个孩子是你作为换的条件我们也可以收养她。”海天蓝笑了,听听这是什么父母吧,只要手里抓紧了权力,即使儿子犯法包养小孩他们都可以帮忙。

 “小南是我的宝贝,不是你们用来威胁我的筹码,他教会我很多东西,活着自由与快乐才是最重要的,董事会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没有意见,你们回去吧,我唯一抱歉的是,让你们的美梦和三十年的经营破产了。”海天蓝的爸妈气急败坏地走了,临出门他爸爸还看了一眼小南。  M.BawAnGxS.CoM
上章 人鱼小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