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渔舟唱晚 下章
第十一章
  叔叔一年到头,在家没几天,她就跟寡妇一样,活受罪,那一夜,我终于如愿,得到了梦想十几年的婶婶身体。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开心,但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回到家,早已经上,为了她不起疑心,我开始进攻。但却没有行动,偷偷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知道你去做什么了,今晚累了,休息休息,改天再来。”我一听,傻眼了,怎么偷看了。

 “,你去偷看了。”“没有。”“没有,你怎么知道。”“一个干柴,一个烈火,一碰就着。”我居然无语了。

 接着说到“生,是过来人。知道这些东西,是无法抵挡的。其实你们做了也好,都是自家人。如果你婶婶找了外面的汉子,恐怕这个家,又要生变了。”

 “这么说,是好事?”“是不是坏,要看分寸,如果你能在叔叔在的时候,保持距离,就是好事。如果不能,就是坏事。”

 “我懂了。”“睡吧,明晚你再去,喂她。她这年纪,守活寡也苦。”

 “好,我知道了,。”我没有想到,一切都在的眼中。把婶婶看透了,更把我看透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其实这个事公开了之后,我反而更轻松了。接下去的几个晚上,我偷偷的去了婶婶家。

 夜夜都把婶婶送上高,然后我又偷偷的回来,不过后来的一次,婶婶问了一个问题,差点把我吓住了。

 她问我是不是跟伦了,我没有骗她,把真相告诉了她,她没有怪我,说我这样做是对的,她能理解的处境。

 我没有想到婶婶会这样说,后来我把这个事,告诉了说她早知道会这样了,因为我的经验这么丰富,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就这样,三个人的关系都公开了。

 周五的下午,我骑着车,去学校接堂妹,心里有点紧张,堂妹看到我,很开心,她飞一般的跑过来,坐上去后,我们就走了。

 到了半路上,堂妹突然开口了:“哥,你把我妈了没有?”“妹妹,你怎么这样问。”

 “你不需叉开话题,你现在只有两个答案,是或否。你要是说假话,我把你的耳朵给咬下来。”我没有直接的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你有办法。我妈干柴一堆,你是烈火一把,一点就烧。哥,我妈舒服吗?”我继续点了点头。

 “哥,你也我一回吧,我好想体验一次。”

 “妹妹,我们不可以的。”“不公平,为什么你就可以我妈,可以,就不能我。”

 我一听,傻了,这y头片子,怎么都知道,真是的个鬼机灵。

 “那不一样,他们都不是处女。”“处女,你们男人不是更喜欢吗?更紧,的更舒服吗?”

 “可是,那样的话你就不是处女了,以后就嫁不出去了。”

 “那我就做你辈子的小情人。”“那是你现在这么想法,长大了就不这么想了。”

 “我最不喜欢你们当我是小孩,我早已经长大了,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

 我发现,我真的说不过这个妹妹。我只好什么都不说。

 “哥,晚上我们去你的旧屋一次吧。我好渴望体验一次,特别是跟你。因为从小,你就是我的偶像。”

 “你疯了吧?”“我没疯。”我没有想到,这堂妹是这样的女孩子。也难怪读书不好,脑子里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还好到家了,远远的,我把她赶下了车。

 “哥,记住了,一定要来,我等你。”忘着妹妹的背影,我有点迷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回到家,看出了名堂。一直追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把这段时间里,堂妹跟我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没想到居然很平静。最后只说了两个字。

 “去吧。”我一直不解,为何让我去。这样不是害了妹妹。

 不过我还是听了的话,吃过饭,就到来到旧屋。堂妹早就到了,一看到我,高兴的不得了。她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下身穿了一条紧身的短,雪白的大腿,在外面。

 “哥,我好看吗?”“好看。”她的脸突然就红了下来,粉的。

 她走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我能感觉到她身体的火热,接着她把嘴向着我,轻轻的闭上了眼。我知道,她渴望接吻。

 我亲了过去,两个人火热的嘴就对在了一起。她不断的索取着我的口水,好像很好吃一样。

 她的手,不停在我的背上抚摸。我能感觉到她心中的烈火,她的子不停的在我的前挤

 我的茎早已经火热,顶在她的腿间。我的手也不停的抚摸着她的后背,她根本没有穿内衣,过了一会儿,终于两个人的嘴分开了。

 “哥,我好想要。”她拉着我的手,轻轻的躺到了上,接着又一次闭上了眼。

 我慢慢的拉起她的衣服,她白的肚脐就了出来。接着往上,慢慢的,一对小房展现在我的面前。

 不大,不过特别的白,头粉的,跟之前接触过的女人都不一样。

 我轻轻的握了上去,她的身体突然抖动了一下。妹妹的子很结实,也很热,像刚出炉的馒头一样。我不断的着,渐渐的妹妹发出了可人的呻

 “哥,好舒服。”我轻轻的把嘴靠了上去,含住了一个头,感觉头慢慢的在我嘴里变大。我轻轻的起来。

 “哥,好。”这时候,她的手,轻轻的握住了我的茎,轻轻的抚摸着。

 我感觉隔着子不过瘾,迅速把自己全身的衣服都了个光。当她再一次握住我的茎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她手上的温度。

 接着,我也把她的衣服了。妹妹洁白的上身,看的我着。当我轻轻下短的时候,一条粉的内展示在我的面前,中间鼓着一个包。

 我轻轻的拉了一下,内了下来。妹妹洁白干净的部展出来,细细的,工整的排列着,中间一个粉,完美及致。

 用手掰开她的出了道口,很小。不过那里已经了,闪着油光。

 “哥,你别看了,我好,好想要。”我亲亲分开她的双腿,把嘴对了上去,用舌头顶在她的蒂上,她轻轻的夹紧了双腿。

 不过我依然不停的着她的部,把她出来的水都吃了下去,是那样的清甜。

 妹妹的部太美了,太干净了。这也是我第二次用嘴,去女人的部。

 在我不断的弄中,妹妹终于高了。把使命的用手,把我的头往她的部里按,按的让我有点窒息。嘴里不停的喊着。

 “哥,我上天了,好舒服。”慢慢的她,终于恢复了平静。我看了看她的脸,通红通红的。她的下身已经泥泞不堪。

 “哥,我吧,进来。”“会痛,你怕吗?”

 “不怕。来吧。我好想要。”我轻轻的扶住茎,不断的在妹妹的道口滑动,虽然早已经粘水,但我终下不了手。

 这道太了,如玉般纯洁,如果进去了。一切美好都将化做乌有。

 “哥,你别想了,用力就是了。”轻轻一顶,头撑开了那个口,太紧了,根本进不去。妹妹突然就睁开了眼,看着我的头顶在她道口的样子。

 “哥,轻点,我痛。”我继续用力一顶,终于半了进去,突然,妹妹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我的里。

 我并没有感觉到痛,因为道太紧了,包的好舒服。妹妹的道里,开始出鲜红鲜红的血。

 虽然不多,但已经足以震撼我的心灵,我停了一会儿。

 “哥,你动吧,我不痛了。”我轻轻的动起来,不敢用力,缓缓的,慢慢的,妹妹的道里也变的滑。

 的也越来越自然,我发现,茎越越深。妹妹开始不断的呻,越叫越大声。

 “哥,我终于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好舒服。你用力,快。”我开始使出全身的力气,不停的在妹妹的道里活动。

 慢慢的,道里不再血了,出来的都是水。过了五分钟不到,妹妹再一次高了。

 她再一次把手指甲进了我的里。

 “哥,我要上天了,快。”我拼命的,终于,妹妹平静了。但我却不平静,我感觉马上要了,在最后一秒,拔了出来,一股股白色的,全到了妹妹的小腹上。

 “哥,你怎么这么多。”“妹妹,你喜欢吗?”“喜欢,哥,我终于知道的滋味了,太舒服了。

 谢谢你,哥,你让我做了一回真正的女人。”就这样,我跟妹妹赤的抱在一起。

 她身体非常的娇,暖暖的,好舒服。我的茎,还顶在她的部。慢慢的,我再一次硬了起来。

 “哥,你还想要吗?”我点了点头。

 “哥,这次让我来。”我躺在上,妹妹站了起来,她跨到我的腿上。

 扶住我的茎,对准她的道口,轻轻的一坐。我的头进去了半个,她再一次用力。

 终于整条茎都进去了,她的道紧紧的包裹着我的茎。她开始上上下下,不停的动着,子虽然小,不过也开始晃动起来。

 “哥,的舒服不?”“舒服。”

 “妹妹厉害不?”“厉害。”妹妹在上面动了一会多钟。

 “哥,不行了。我累了,还是你来吧。”我轻轻的让妹妹趴在上,翘起股,对着边。我站到了下,一把从后面了进去。

 这次,真的太舒服了。妹妹雪白的股,滑的,道又紧。我不停的撞击,不停的。不到十分钟,妹妹再一次高了。我也很快拔出了来,把在妹妹的股上。

 休息了一会儿,妹妹收适完,起身要走。

 “哥,再不走,妈要怀疑了。刘生,记住,我不要你负责,你别有心里负担。”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就跑了,消失在黑夜里,留下孤单的我,有点迷茫。

 心情一团,完全没有喜悦感。回去后,看到我失落的回来,她轻轻的摸了摸我的头。

 “命运的一切,都应该顺应。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你应该学会看开一点,也许你觉的今天所做的事不对,但或许却是一件好事,你小堂妹这个女孩子,从小鬼机灵,她脑子比我们几个人都好使,或许你今晚不她,她也会找别的男人。也许,你是救了她一次。她尝过后,就会有那么强烈的渴望,反到安生了。

 她知道我们三个人所有的秘密,但她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说,只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用,足以说明她的谋略。将来,她可能会助你一臂之力。”

 听完的话,我到觉的很在理,一下子释然了,我轻轻的抱住,慢慢的两个人温存起来。我的下身,又恢复了钢,硬硬的顶在的三角之间。

 轻轻的下了衣服,赤着抱了过来。终于,我们再一次暴发了。

 第二天,我再一次把堂妹送到了学校,这一次她很安静,没有过份的要求,也没有太多的举动。

 只是最后,她偷偷的叫我,要好好照顾好家里的两个母老虎。就这样,我每到夜里,就在婶婶和之间,不停的轮,有时候足婶婶后接着

 一下子,我的幸福达到了极点。有一天晚上,婶婶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热情的把她到了楼上,我默默的跟在后面。上了楼,把屋子里的灯关了,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着轻轻的帮婶婶下了衣服和子,了,两个女人赤的躺到了上。

 我有点不知所摸,呆呆的站着。

 “傻瓜,还不上来。”把我叫醒了,我快速的光。睡到了两个女人的中间,突然脑子里想起了那时候录像厅里看到一男多女的场影。

 我没有想到,我也有这一天。我轻轻的伸出手,把两个女人进我的怀里。

 她们都很自然的,趴在我的前,的一只手,已经握住了我的茎。

 婶婶在我的前抚摸,子挤着我的身子。我不知道如何开始,我一只手伸到了里,轻轻抚摸。

 另一只手伸到了婶婶的子上,轻轻的按。慢慢的,部开始润,接着婶婶也开始娇羞的呻

 我轻轻的站起来,张开的大腿,扶住茎,了进去。婶婶也跟了过来,在的大上抚摸。

 “妈,没想到你的子保养的这么好。”

 “你不也一样。”两个女人终于笑了,随着我的频率,不停的呻

 我感到空前的压力,不停的,过了一会儿,终于了。我来到婶婶的边上,婶婶自觉的张开了大腿,我一摸,那里早已经泥泞。

 我扶住轻轻一点,就到了最深处。婶婶没有呻,只是啊了一声。然后不停的压抑自己。不过忍了没有多久,终于也呻了起来。也不断的婶婶的子。

 上下刺后,一会儿,婶婶终于高了。我也忍不住,把了出来。我无力的趴在婶婶的身上,但一只手却伸向了,把玩着她的子。

 过了许久,我爬了下来。两个女人靠了过来:“今晚不要回去了,就在这睡吧。”

 “好。”这一夜,我跟两个女人干了好几场,每一场都很久。两个女人无比的足,但我却累了。

 终于沉沉的睡去,当阳光照进来看时候,他们早已经不在我身边,只剩下一个赤的我,还有上那两滩痕迹。  m.bAwaNgXS.CoM
上章 渔舟唱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