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温饱思赢慾 下章
无职一身轻
  温暖一整天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浑浑噩噩地回到家,穿了赵玟轩的拖鞋就进门了。

 赵玟轩正窝在沙发上看书,无框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见她进来,透过镜片瞟了她的鞋一眼,无奈地扯了扯嘴角:“小暖,你穿着我的鞋。”

 “呃…”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宽大的藏青色棉拖穿在她脚上跟飞船似的。

 她还没来得及跑回去换鞋,就听见赵玟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似乎很喜欢用我的东西,穿我的衬衫,又穿我的拖鞋?”

 回过头,他已经站在身后,高大的身影微微俯下身。

 他摘下眼镜,笑着与她平视:“看来你已经迫不及待跟我共用私人物品,好啊,不然…我们早点把婚事定下来?”

 温暖被惊住,这是要婚的节奏?

 赵玟轩见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挑了挑眉说:“没准备好?”

 “也不是。”她抿着嘴想了想“最近我想先去一趟H市。”

 他微怔了一下,笑得有些勉强:“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回H市?”

 她拉住他的手,认真地看着他,目光炯炯有神:“玟轩,我决定了,我要让自己活得更明白一些。”

 他伸手眉心,半晌才望着她的眼睛说:“不去不行吗?”

 温暖有些诧异,看到他眼里转瞬即逝的挣扎,一时回不过神来,思付片刻,猜想可能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出远门,于是笑着说:“别担心,我就当这次是去散心,而且还有老同学为我引路,不会有事的。”

 “哪个老同学?”赵玟轩黑峻峻的眼睛瞥过来。

 温暖:“嗯…是…”她会告诉他,老同学是自己所谓的初恋对象?

 过了两周,宋名扬调理好身体,准备去古巴养病,听上去好像特别身娇贵,但以C市连年来稳固上升的大气污染指数,的确不太适合人养病,这一决定是由其本人和亲友们一致协商后的裁断。

 当然,宋名扬想离开这里,理由他不说,其他人也不难猜想。

 送他出国时,那场面叫一个壮观,差点因为每人的轮道别,错过了航班的时间。

 刘雨萌一脸小媳妇儿千里送夫君的样子,就差没把工作辞了死心塌地地追随他而去。

 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

 这边,赵玟轩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可这一波才平,那边温暖又开始掀起新一番波澜——她申请的年假很快批下了。

 于是拿着从以往嘉宾名单中查到的傅文皓的联系方式,以及林女士记录的地址,温暖拉上行李箱开始踏上“寻忆之旅”的征途,这可真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啊。

 到了高铁站准备取票时,她却在售票厅门口瞟见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站在门前,风姿卓越,在来往形形的人中,站成了一道赏心的风景线,引得不少少女师频频回头。

 今天为掩人耳目,两人都带了黑超和遮帽。

 隔着仓促来往的人河,温暖呆愣地跟他对峙了良久,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眼睛,他仍然站在原地,慢条斯理地摘下眼镜,笑盈盈地望着自己。

 这是在逗她?

 先斩后奏啊这是?

 她气呼呼地拖着行李直奔他面前,狠狠地锤了一下他的口:“别告诉我,你丢下医院的工作,就是特地来陪我去H市的?”不会又辞职了吧?怎么对自己的人生这么儿戏呢?

 “这次没辞。”赵玟轩抓住她的手,答得云淡风轻“我也请了假,跟你一样,权当是去散心。”

 “医院的假期这么好请?”她倒是好奇起来了,虽然赵玟轩在医院里是特聘医师,但医院的假期是出了名的难请,连孕妇都得着六个月大的肚子战斗于一线,请病假就更不用说了,除非你病得下不了

 年假…呵呵哒。

 他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嗯,不好请,排了两周的队。”

 她更是诧异了,原来是蓄意而为,从自己两周前提出要去H市,他就已经默默策划好这一切。

 她还能说什么?

 转眼见他手里攥着两张车票,她都省了取票的时间了,打趣道:“你这土豪,我还以为你会订个专机呢。”然后故作大失所望的样子。

 其实专机是用不上的,C市到H市不过五小时的车程,太铺张浪费。

 没想到这厮还真细思起来,笑着问:“你想搭专机?”

 温暖立即告饶地挽住他的手:“壕爹爹,我开玩笑的。”

 然后“壕爹爹”亮出票子就带她直奔商务舱。

 据说商务舱是非一般高富帅的座椅,她每次出远门从来都是二等软硬座应付,遇到高峰期才不得已上一等舱,多少次想败个家过一把商务舱的瘾,都被羞涩的荷包层层击退。

 如今“贵座”只差自己一步之遥。

 可等上了车,其实也没那么与众不同吧,只是高姐颜值高了点,座位躺着舒服点,还免费提供酒水,免费上网和WiFi,这一千多大洋也就够她睡几小时的。

 不过这种舒适安逸的坏境下,瞌睡虫也容易找上门,她刚入座,困意就延绵不断地来袭。

 不知道是不是要回家乡的缘故,昨晚一连做了好多梦,梦到的场景都很奇怪,她梦到自己快被淹死了,差点没把躺在身边的赵玟轩给掐死。

 现在感觉随便给她一个支点,她就能睡上一整个世纪。

 “睡一会儿,到站后我叫你。”赵玟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眼罩,正准备给她带上,突然被她一把掀开。

 温暖惊叫了一声:“偶滴男神。”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排座位上的一颗脑袋。

 这颗脑袋化成灰,她也认得,程光瓦亮的。

 最近因为新电影里饰演一个和尚,为求戏剧真度,特地去剃了劳改头,今年再次入围最佳男主角,曾蝉联三界影帝宝座的实力派老牌帅哥演员吾思恺!

 赵玟轩表示很无奈,闭着眼额头,这女人的心智应该在二十岁水平线…以下。

 温暖飞奔到前面去跟男神要了签名,对方居然认出她是《有志青年说》的主持人,简直把她高兴坏了,于是两人又愉快地合了照留了念。

 温暖捧着手机回到座位,简直都快乐成开心果了,笑死了,连忙P了图发微博。

 P图是上照前的必经之路,不是为了把自己P成蛇女那般“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丽,只是为了让照片看起来质感更好一点。

 配文:看这里看这里,这里是wuli欧巴的蜡像,不骗你们,是不是很真啊?

 很快就收到了拥泵们热情的言论,还引来了一大批男神的粉丝围观,这圈粉力度简直连照都无可匹敌。

 “天了噜,女神居然跟我吾大男神合影!”

 “告诉我,wuli恺恺在哪里?”

 “背景好像在火车上,头等舱!我以后也要做头等舱。”

 “放开那只男神,让我来。”

 “赵玟轩,你家女神出轨了,快来收妖。”

 “我知道,女神现在正一边刷着评论一边偷笑,连觉也不睡,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

 的确,温暖一路刷到了H市,连睡觉都忘了。

 初夏四月的季节,H市的天气阳光明媚,有别于的另一种美。

 在百卉争妍之后,便促就了万类竞绿的郁葱景致,空气中渐渐有夏风淌过的清凉味道,温热而不腻,树枝上头密集的油叶子绿得发酣,触目生凉,郁郁如濯,将人的心境也一并带入一片生命万象之境。

 原来这儿就是她的出生地,生活了十八年之久的城市。

 温暖深了一口气,空气还算清晰,然后又掏出手机随手照了几张取景照。

 引得身旁的赵玟轩啼笑皆非。

 这是特地来“扫街”呢。

 带着对全新的故乡满满的新奇感,一路上,温暖都是满街抓拍走过来的,这里的坏境很好,有点西塘古镇的韵味,游船、古桥和雨廊,古古香。

 完了,还让赵玟轩帮忙拍照,一边凹造型,一边指挥:“蹲下来拍,摄像头微微倾斜,这样拍出来显得腿长。”

 赵玟轩撇撇嘴,蹲下身,认真地按下了连拍照,这样就不用担心重拍了,各种款式,任你选。

 温暖玩得不亦乐乎,非拉着他去古桥上摆造型,给他拍几张,拍完了又让路人给照合影,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合影呢,不把上次开摩的的VCR算进去的话,因为每次她一要求一起自拍,他就选择失聪,钻进书房里。

 由于旅程中徒然加入了赵玟轩,原本准备联系傅文皓引路一事就暂时搁浅了,要是让赵玟轩听到傅文皓上次那番“大逆不道”的话,她就该被叉出去了。

 两人根据林淑芬记录的地址找到了老宅的原址,那里由于城市规划建设已经拆迁,盖起了绿化广场,毫无往昔历史遗留的痕迹,以前的街坊邻居全都搬去了新的居民区,一个相的人都没有碰见,也或许是温暖外形上改变了太多,在街上遇见了人也未必认得出来她。

 找不到可以追思的迹象,两人便前往以前的几所学校,小学也已经搬迁,现在成了一个废弃工厂;中学教学区正在扩建,来往学生熙熙攘攘,在这儿是不太可能碰到以前的同学的,而曾经的恩师,退休的退休,离职调任的,都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一批。

 此行依旧一无所获。

 庆幸的是,赵玟轩一直都没跟她提起让“老同学”指路一事,温暖也就闷声不敢提。

 温暖想,如果不是让她狗血地出一次车祸或者不幸被高空不明坠落物击中的话,这一辈子可能就带着十八岁的未解之谜入棺材了。

 说起来,她居然还有点如释重负,真是种奇怪的心理。

 此次权当来散心旅游吧,这里风景怡人,鱼米水乡,古韵犹存,不失为一个旅游的好地方。

 其实,多半还是逃避心理作祟。

 赵玟轩陪着她四处游玩了好些名胜古迹,这种无职一身轻的舒畅感很让人享受,感觉时间瞬间成了最富裕的东西,然后钱就默默流逝了。

 两人几天吃喝玩乐所花的费用几乎上达温暖两个月的积蓄,当然花的不是她的钱,可也抵挡不住她心脏的微微颤抖。

 温暖就这么一边享受一边泪,随着赵玟轩连于各大旅游景点。

 又品尝了当地纯正工艺酿制的花雕,不是当地人是喝不惯这种味道的,反正赵玟轩连碰都没碰一下,她只喝了一杯,就被她制止了:“后劲儿太足,尝尝味道就行了。”

 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她其实还具备江南品质的,因为她发现自己还喜欢和这酒,如果不是他阻拦,很想说:再来一杯!

 没想到猿粪总在一刹那发生。

 游船的时候居然还碰到了人。  m.BaWAnGXS.cOM
上章 温饱思赢慾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