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温饱思赢慾 下章
超速绯闻
  温暖快步走进三号演播厅大门,部门里一众人马已经聚集在演播厅外的休息室。

 其中最显眼的是红着眼泡一嗒一嗒正泣的吴媚青,袁媛似乎正在形式化地安慰她。

 不远处坐着的则是嫌少黑着一张脸的许凡。

 其他同事们分批而坐,嘴里都在窃窃私语,所有人都在场,却独独不见赵玟轩。

 她走过去,有些焦急地问:“赵玟轩人呢?”

 吴媚青冷哼了一声,眼睛都哭红了还不忘给她放白眼冷箭,袁媛作为被牵连者,当然也不待见她,冷冷瞥了一眼,就把头别过去。

 许凡倒是神色缓和了些,扬眉看了眼演播厅的大门道:“他在里面。”

 温暖转身就要往演播厅走,袁媛的声音却突然在身后响起:“头儿,我就想不明白了,大不了换人,为什么非得因为他一个人,把节目组搞得乌烟瘴气的?像他这样的人满大街都是,我就不信,没了他,我们节目就办不下去了。”

 温暖心里冷笑,当时请赵玟轩的时候,她可不是这副嘴脸的。

 这会儿,她还真想反诘袁媛:那你倒是上街随手拉一个试试。

 话还没出口,许凡已经呵斥道:“你说够了没有,到底是谁把节目组搞得乌烟瘴气?你还在这有理了,董事长现在正在跟他详谈事宜,你别跟我这添乱,制造是非舆论。”

 温暖徒然停住了脚,转身看着他:“董事长也在里面?”

 这回是不是闹太大了?赵玟轩居然把他们的波ss也请来了。

 袁媛心有怨气,只要温暖开口,她就忍不住瞪上两眼。

 许凡点了点头:“嗯,董事长听说我们栏目组要请赵玟轩来,突然就说要来看一看。”说到这,冷哼一声,瞥了一眼正嘤嘤泣的吴媚青“刚巧让他目睹了一出好戏。”

 正说着,演播厅的大门打开了。

 走出来的是身形颀长的赵玟轩,他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高瘦身材,浓眉大眼,正是他们的董事长。

 董事长一出场,满室的议论瞬间戛然而止,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来,连泣的吴媚青都强行止了声。

 “用原先的主持人,这只是个小要求,公司完全可以答应,如果赵先生还有其他要求,我们也会尽可能足。”做领导一向是不怒自威的风范,而中年男人的态度却十分和气。

 赵玟轩也是一派的官腔样,笑容得体:“您客气了。”

 两人再次握了手,又寒暄了几句,这才道别。

 等董事长一走,所有人跟长久酝酿着一口气的练武者似的,如释重负的吁气声此起彼伏,紧绷着的气氛也猛然松懈了下来,可周围却依旧保持静谧,因为所有人都把注意力聚焦在了事件主人公赵玟轩的身上。

 此时仔细打量他,大家都在心里为袁媛那大言不惭的话打负分,这样一个不光是颜值就能秒杀全场就连气场都能分分钟让在座男士抬不起头的人,简直比稀有动物还稀少,更别说满大街都是了。

 如今拿整容当饭吃的时代,美男靓妹倒的确是满街跑,可气质和型这种东西绝不是整容就能整出来的,对,它还需要钱的装潢和积月累的培养,女人讲究气质,男人讲究气场。

 现在的赵玟轩光站在那里,就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气场,但凡看上一眼,都绝对不愿再挪开眼。

 他眼里噙着一抹笑,一身袭剪裁得体的西装衬托得他身姿卓然,当众人发现他一直含笑望着的是温暖时,心灵都被小小地震撼了一下,再见他抬步慢慢走向她,所有人立刻马达眼顺风耳全开,一个个跟偷窥狂似的,因为赵玟轩坚持让温暖来主持节目这事本就已经让他们揣测连连。

 而此时两人相隔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完全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界线,他投在温暖脸上的神情,更是和先前的高冷霄壤之别。

 温暖的表现更是惊人,笑得有些怪气:“你可真是能耐啊,居然还请动了我们的老板。”

 赵玟轩轻笑一声,眼睛若有似无地扫过她身后的同事,眼尖的人发现他似乎在许凡的身上多停留了一秒,随后他就伸出手温暖的头发,轻声说:“巧合而已。”

 温暖歪着头等他下文,却见他只是抬手看了眼手表:“四点五十,还有十分钟,我在楼下等你。”

 此言一出,全场的震撼指数瞬间被刷上了顶峰,围观群众的纷纷倒一口气,他却恍若未觉般地踏着众人下巴掉落的rap节奏,悠然地转身,离开。

 温暖愣愣地望着他的背影,似乎也还没回魂,后方却跟炸了锅似的,一下子将她围堵在中间。

 敏敏更是首当其冲,眼睛散发着异样的光芒,似要吃人:“暖姐,这到底怎么回事?快告诉我快告诉我!那天我们一起回校,你还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今天人家就要等你下班!赵玟轩啊!我们S大曾经的风云人物啊,男神般的存在,你到底是怎么拿下这只金的?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啊…”“…”“…”温暖头皮骤然一阵发麻,奈何众人的热情势不可挡,她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本想跟许凡要求提前下班,这时,打完吊瓶回来的方芳芳闯了进来,语气带着尚未平息的激动:“那位医学教授呢?”

 众人回过头,又无关紧要地转回去。

 “他不会已经走了吧?”猜到这一结果,她神情徒然黯淡,随即看见被围堵的温暖,又瞬间跟打了血似的,兴奋地叫道“暖儿暖儿,我刚在楼下看到你的同居男友了,他今天这么早就来接你啦?”

 所有的盘问声戛然而止,众人睁着铜铃大眼看她,全场陷入静息状态。

 所谓的“暴风雨前夕”指的就是这一刻。

 下一秒…

 盘问声如同倾巢而出的蜂蛹,顷刻席卷温暖的耳膜。

 顶着舆论的重,她幽怨地回头看方芳芳:“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方芳芳笑得无害:“来一睹那医学教授的风采啊!”温暖扶额:“可真是难为你拖病而来…”

 晚上,敏敏在电话里将白天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儿全倒出来,从温暖被围攻那会儿起,她就迫不及待地想要一吐为快了。

 “你刚离开公司没多久,赵男神就来了,头儿安排他去演播厅准备,跟他介绍了这次节目的主持人吴媚青,结果他却突然提出要换原来的主持人才肯录节目。这都是上头的意思,头儿很为难,吴媚青就借口说你有事不开身,赵男神冷笑说:‘我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方式取得这次主持的机会,但是下回请你找个合理的理由。’”

 自打赵玟轩在众人面前亮过相之后,大家非常默契地开始在背地里称呼他赵男神。

 敏敏装模作样地学赵男神当时的口气:“‘我看过你们往期的节目,看得出来,温暖是个非常合格的主持人,懂得观全局,随机应变能力把控得当,我想不通你们为什么要把她换下来,但如果你们坚持这一期不用她的话,那么抱歉,我选择退出’,你都不知道当时吴媚青整个人都傻掉了,其他人也是一脸吃惊,想不到他居然态度这么坚决,虽然吴媚青主持得不如你好,可颜值身材在,当然你也不错,但是男人嘛,面对这么感的美女,多少很难拒绝。”

 “现在想来,原因太明确了,原来都是为了你啊,暖姐。”敏敏暧昧地笑完又继续“事实证明,吴媚青的确是一只非常顽强且不要脸的小强,她居然央求赵男神给她一次机会,说自己当小角色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次出头的机会,希望赵男神配合她先试着录制一期节目,效果不满意到时候再换人。

 真是一点节都不要了,她还真当自己是老板娘,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头儿就呵斥她,让她别胡闹,节目又不是给她过家家玩儿的,说录就录。她也真是绝了,说哭就哭,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当场就泣不成声,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别提有多惹人怜,在场的男同事都忍不住劝说男神。

 这时候男神突然看着吴媚青说‘你以前主持的节目我也看过一些’,就在大伙儿以为他终于软下心肠要安慰吴媚青的时候,下一秒,他却说‘但是抱歉,我找不到好的词来形容你的主持能力,你的演技不错,或许演艺圈会更适合你’,在场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事后都说他简直比柳下惠还坐怀不,而且毒舌得别具风格,简直帅爆了!”

 听到这里,温暖恻恻地笑了,柳下挥…这不是形容男人无能?

 敏敏还在继续:“她就这么哭哭啼啼的,把周围全部人都吸引了过来,赵男神不想再跟她多说废话,就一个人出了演播厅,结果这时候,Duang~地一下,波ss闪亮登场!

 大家还在奇怪他怎么突然光临我们节目组。他却跟赵男神寒暄起来,两人好像事先就相,董事长看到现场的情形,又听咱们头儿简单地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一遍,知道大致经过后,然后咱们的头儿就无辜了,被副总经理欺不说,还因为这件事被董事长批评教育了一顿,说他管辖无方、工作分配不协调。

 吴媚青还想在董事长面前表现一番,被他冷冷地瞥了一眼,立马闭上了嘴,眼泪都硬生生给了回去,那憋屈样儿,别提有多大快人心!”

 温暖问:“董事长和赵玟轩事先就认识?”

 “看两人络的样子,应该是。”敏敏开始探听八卦“暖姐,你跟赵男神是怎么认识的?居然藏得这么深,把我们大伙儿都蒙在鼓里,你造吗?今天你们的关系一公布,那种奇妙的感觉,怎么形容呢…就跟本以为你只是落魄人家的灰姑娘,却突然摇身一变成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身世离奇惊人,太玄妙了!”

 对于这个比喻句,她只能用一句话概括回馈:“你电视剧看多了,还有,别想太多,我跟赵玟轩没有任何关系,OK?”

 “别骗我了,光今天男神看你那含深情和温柔的眼神,简直就跟看自己的情人一样,打死方芳芳,我都不相信你们俩没猫腻,不用怕别人说你靠后台上位,比起你们俩这种正当关系,吴媚青可显得龌龊很多。”敏敏自有她自己的一套辩论论据。

 显然,经过白天那一出,以敏敏为首的众人都已经被赵玟轩那富含歧义的摸小狗动作和意味深长的言论彻底欺瞒了,短时间内,她是没办法使他们信服的。

 其实主要是,如果她把赵玟轩追求她然而被拒绝的事情告诉了敏敏,势必要引起一场被群起而攻之的无妄之灾。

 到时候,她将成为全部门心中的年度大傻叉,话题将持续刷新到她嫁人为止。

 她今年都二十八了!二十八了呀!  M.baWAngXS.cOM
上章 温饱思赢慾 下章